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0章东翁,咱们真该给徐长青上嚼子啊

作品:跃马大明|作者:纸花船|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7-13 11:34:23|下载:跃马大明TXT下载
  感谢夜场小钻风、萧尘135兄弟的捧场,感谢老板,老板大气。

  跪求订阅支持,跪求一发月票,小船多谢。

  ~~~~~~

  “卑贱的明狗,去死吧!”

  “狗鞑子,该死的是你们!弟兄们,杀啊!”

  “杀!”

  “嗖嗖,嗖嗖嗖!”

  不多时,正黄旗前营内的鞑子便是被肃清的差不多了,但这时,他们中营内的援军已经顶上来。

  此时,秀才和许姑娘已经带人挖掉了不少土墙,但是填平前营这边的沟壑坑洼便是要消耗不少力气,一时还来不及冲到中营前填土。

  这让的明军的劣势一下子显现出来。

  中营内的鞑子由高打低,就算此时有着雾气,看不太清,但这些鞑子极善于射抛物线箭,仅凭声音便是能放箭过来,哪怕将士们都是穿着精甲,一时也是造成了不少杀伤。

  徐长青额头上冷汗都渗出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

  纵然此时皇太极这边势弱,又是被有心算无心,但是,满清这种强大的底蕴,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此时,徐长青精细筹谋这么久,又几如开挂一般,都是这么艰难,可想而知,另一个时空,曹变蛟到底是付出了多少的代价,才能杀到皇太极阵前啊!

  关键是此时,哪怕徐长青早已经准备好了三十架投石车,上千枚竹筒式开花弹和万人敌也是运过来,可此时究竟还没有看清皇太极内营的状态,徐长青怕皇太极这死胖子一听到火器声就被吓跑了,只能是让将士们拿命先去顶着!

  “杀,杀啊!”

  “狗鞑子不行了,冲啊!”

  “明狗完了,射死他们……”

  各种纷杂之中,战斗愈发激烈!

  随着前营这边的地势大都被填平,秀才和许姑娘也开始带人继续推土,填平正黄旗中营前的壕沟,这让的明清双方直接直面了,战斗迅速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这时,示弱了大半晚上的海风,逐渐又开始有了力道,随着来东面的海风不断掠过,雾气逐渐被吹的更薄了,能见度一下子好了不少。

  中营土墙后,多尔济这时也看清了明军三路依稀的轮廓,不由咬牙切齿,“开栅门,冲出去冲散他们!”

  “喳!”

  很快,位于曹变蛟部东面百多步外的一座七八米宽的大栅栏门被打开,数百号正黄旗精锐,如狼似虎的冲杀出来。

  徐长青片刻便是发现了这边的异常,眉头登时皱起。

  清军这指挥官可以的,知道正面打效率太慢,很容易就会被己方这边把壕沟填起来,索性直接出来冲杀!

  但曹变蛟这边已经过来了六七百人,他们想冲散曹变蛟可不太容易!

  徐长青虽是在曹变蛟和王朴身后都留了预备队,但此时这种状态,肯定还不到预备队上场的时候。

  观察片刻,见三路都是无异,徐长青也是迅速收敛心神,招呼李柱和张大弓他们的投石车上前来。

  只要能破了正黄旗中营的土墙,就该到了投石车发挥的时候了!

  …

  “怎么回事,外面吵吵闹闹?”

  这时,正黄旗内营,刚刚睡下不久、还有些酒意朦胧的皇太极揉着额头醒了过来,他眼睛中有着些许血丝,皱着鼻子,眼神冷厉,俨然非常的不爽。

  他正做梦跟他的宝贝宸妃在关雎宫赏梅花呢,居然有人敢打扰他的睡意?这不是找死是啥?!

  伺候在身边的小太监赶忙急急回禀:“皇上,有明狗来偷营了,好像已经到中营了,前面额驸爷正在带人冲杀呢。”

  “明人来偷营?”

  “呵。”

  皇太极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反而是好笑!

  就像是听笑话一般好笑!

  这多少年了,从来只有他皇太极怼着明人干,什么时候,明人也敢来偷他们大清的营,还是偷他皇太极的王帐大营了?

  随手披上了几件衣服,皇太极在达素、图尔格等几十号亲卫奴才的陪同下,直接登上了内营中的观战台。

  可惜,此时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皇太极一时也看不到前面到底什么战况了。

  “奴才布延和,奴才塔瞻,奴才顺古图,救驾来迟,恳请主子爷责罚!”

  这时,正黄旗、镶黄旗、包括正蓝旗的一部援兵先锋已经到了,纷纷跪倒一片。

  皇太极瞥了一眼已经势起的北风,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你们去支援多尔济,务必要把此次袭营的明人主将活捉!朕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偷朕的营!”

  “喳!”

  很快,布延和,塔瞻,顺古图等人,赶忙带着一千多号人的生力军,迅速顶到前面去。

  …

  “帅爷威武!哈哈!”

  “我大明万胜!”

  “万胜!”

  “……”

  这时,中营方向,一直僵持的局势已经被打破了!

  老曹这老兵痞真的犹如开挂了一般,再次故技重施,斩掉了多尔济部领头冲杀的一个甲喇章京,明军一时士气大振。

  徐长青也忍不住高呼一声:“曹帅威武!”

  “曹帅威武!”

  顿时,中军这边,徐长青麾下的儿郎们也都是大呼起来,明军士气陡然如虹般暴涨。

  战场就是这样!

  甭管你是坑蒙拐骗,还是真有实力,只要你会造势,会用势,那,就将获得无穷的益处。

  王朴见曹变蛟这边似乎是又开花了,也有些急了,大呼道:“都他娘的没吃饭吗?给老子冲进去,每人赏二十两银子!”

  “帅爷威武!”

  “哈哈,二十两银子啊,弟兄们,冲啊!”

  明军的整个气势已经起来,王朴又是大出血,这帮以蒙古家丁为先锋的大同兵也是个个热血冲宵,更加迅猛的冲杀向鞑子中墙之上。

  正面,赵增金、二狗他们自也不甘人后,个个都是要爆炸般往前冲。

  很快,明路左、中、右三条线,几如开始了一场冲锋比赛!

  不多时,便是占领了中墙的许多区域,有勇武的将士已经是直接跳下了中墙,开始抢占中墙下的空间。

  “不好!”

  “鞑子援兵来了!”

  但这种好形势刚刚持续了没片刻,前方的明军便是发现了异常。

  布延和、塔瞻、顺古图他们已经顶上来。

  “不要慌,冲上去!他们立足不稳,杀散他们!”

  徐长青第二时间发现了清军援兵,当即大声呼喝,身边亲兵们也是迅速大声呼喝,把命令传达下去。

  现在投石车还没有成行,关键是有利地形还远远不够,徐长青也只能是狠下心来,让将士们拿命去拼时间和空间!

  好在此时明军士气无双,根本就不虚这些鞑子的援兵,一个个更加兴奋,拼命冲杀上前。

  尤其是那些还没有斩杀鞑子,获得功勋们的将士。

  …

  深邃的夜空中,来自皇太极正黄旗中军大营方向的呼喊,随着越来越烈的清冷海风,传的越来越远。

  乳锋山周边,清军各营地中人手正在急急集结,准备增援中军不表。

  这时,松山城内,洪承畴,邱民仰,张斗,王三祯,谢四新,杨国柱,王廷臣,副将江翥,饶勋,朱文德等诸多明军核心大佬将官,也是发现了清军营地方向的不对劲,纷纷汇聚到北城头来查看。

  但这些人中,除了洪承畴,谁都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休养了这几天时间,洪承畴的身体已经好了些,不过,整个人却是瘦了十几二十斤,原本很有威严,充满壮年活力的威势,此时却是有点战战巍巍,恍如病入膏肓的老人。

  不过,就算身体不太好,洪承畴的精神还不错,被几个亲随小厮搀扶着,死死的盯着前方薄雾朦胧中的战局。

  “这,这到底是谁?居然去清军大营偷营了,还是正黄旗中军大营的方向,这是要干什么?找死吗?”

  邱民仰已经有点急了,愤恨出声。

  没办法。

  现在明军的形势太被动了。

  纵然还有着笔架山粮路作为支撑,逃跑的几个总兵也是还有些人手,可~,远水解不了近渴!

  此时不说救援锦州了,便是松山城都是被放在了火上,还不知道能不能保全。

  张斗、王三祯、谢四新、杨国柱、王廷臣众人面色也都是不好看。

  眼下这种状态,不管谁去偷营,这都是极为不明智的决定,清军的大营能是那么好攻破的吗?

  无怪乎白白浪费人命啊!

  这时,去到南门营地里查看的亲卫终于回来了,急急跪倒在众人面前:“督臣,抚台大人,诸位大人,已经可以确定了!前去偷营的,是曹变蛟,王朴和徐长青三部!”

  “什么?”

  众人此时虽说已经对此有了不少的预料,毕竟,城内的人都在这儿呢,附近的明军只有城外的徐长青三部了。

  “胡闹!”

  “胡闹!”

  “乱弹琴!简直是乱弹琴!”

  一直强忍着的邱民仰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大骂出声:“那曹变蛟憨,可那王朴和徐长青不都是挺机灵的人吗?怎么会如此愚昧!这不是送死吗?!我大明本来已经式微,他们这样搞,到底要干什么?”

  “徐兄弟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还是三个人……”

  王廷臣也有些无言了,他与曹变蛟和王朴的交情都一般,但与徐长青交情还算不错。

  哪怕他与徐长青真正的接触也只有之前宁远时,徐长青去他的帅帐里拜会的那一次,可~,这些时日,王廷臣听到徐长青名头的时候真的太多了。

  徐长青做的、做成的诸多事情,正是他想过很多次,一直想做,却是始终没有成行的事情。

  这也使得王廷臣对徐长青一直很有好感。

  但是,在此时,王廷臣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徐长青会做如此傻的事情。

  老将杨国柱也是眉头紧皱,死死的盯着前方雾气中混乱的厮杀声,不发一言。

  这个小后生,难道,还想宰了皇太极不成?

  可,这怎么能……?

  “徐将军这,哎,白瞎了大好身躯啊。”

  “局势本就危机,现在,恐怕更是要雪上加霜哟。”

  “难道,真的连上苍都不再保佑咱们大明了吗?”

  “哎……”

  其他人一时也是议论纷纷。

  谢四新这时也忍不住了,凑到洪承畴身前,艰难道:“督臣,这,徐将军究竟还是年轻啊。或许,咱们真应该早给他上上嚼子(勒马嘴的绳子),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可惜啊!”

  洪承畴看了纠结的谢四新一眼,却并未说话,转而又将目光注意向了前方。

  半晌,这才虚弱的道:“先看看再说。”

  “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