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临江市殡仪馆

作品:猛鬼收容系统|作者:南斗昆仑|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5-04 00:07:17|下载:猛鬼收容系统TXT下载
  夜色冷清,室内灯光昏暗,窗外有微风吹拂。爱友中文 W=W≠W=.≤8=1≤Z≥W=.≤COM

  晚上11点半,临江市殡仪馆内,秦昆摘下手套,长舒一口气走出缝尸间,在供台上点了三炷香。

  “各位安息,我不通经文,改日请位老和尚给你们念经度。”

  微风卷起火盆内的黄纸,火星飞扬,香头忽明忽暗,听到秦昆的话,随后骚动片刻,渐渐平静。

  临江市殡仪馆三楼,外面一片漆黑,空旷的楼内只剩下秦昆一人。他望着面前漂亮的女尸,她脸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到平整,于是将她慢慢推入冰柜。

  走出殡仪馆,秦昆朝着门卫招呼道:“曲大爷,我走了。”

  收音机里放着越剧,门卫室的曲大爷头也不抬说道:“死人不说留,活人不说走,小秦,你在殡仪馆也工作快两年了,以后得注意点。”

  秦昆讪讪一笑,表示知道。

  附近最后一趟公交车也下班了,不过没关系,秦昆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朝着市内驶去,他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殡仪馆位于临江市西郊,因为地处偏僻,又有闹鬼的传说,几乎没有人晚上会开车经过这里,尤其是夜晚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即便是胆子大的司机,也会找远路绕行。大马路上,秦昆飙的飞快,凉风驱散了夏日的暑气,一个人独占一条公路的感觉,还不赖。

  滴滴——

  一阵喇叭的声音传来,秦昆面前的拐角出现了两道亮光,让秦昆为之一愣。

  这条路到了晚上,遇到司机的情况可不多。

  秦昆看到一辆出租车迎面而来,停在他身边,司机还是熟人。

  “秦师傅,刚下班?捎你一程?”

  秦昆年纪并不大,才22岁,不过16岁便出社会闯荡,为人老成,再加上职业的特殊,属于手艺人的行当,认识他的人大多都会称一声秦师傅。

  “呵呵,老邝,不用了,我骑回去锻炼身体。你这么晚跑西郊,接人吗?”

  秦昆笑呵呵地招呼道,同时点了根烟。

  司机邝师傅看到火光,皱了皱鼻子:“我今晚接了个大大单子,接个人去市里,给2oo块,你真不搭车?不收你钱。”

  秦昆挥挥手:“不用了,赶紧去接人吧。我也先走了。”

  邝师傅见到秦昆不上车,也没有继续邀请,“秦师傅,少抽点。烟这东西对身体可不好!下次顺路的话再捎你!”说罢,开车远去。

  秦昆望着开往殡仪馆方向的车,心中一叹:老邝,你特么都死了三个月了,还这么敬业,我也是佩服!

  三个月前,临江生了一起连环车祸,据说是一位出租车司机低血糖犯了,一路撞了三辆车,开下立交,出租车司机当场死亡。死的就是邝师父,还是秦昆帮忙把尸体缝合的。

  入殓师这一行秦昆已经做了两年了,他知道有些人死后还是会按照以前的方式生活,这种奇闻异事可能很多人不信,不过在殡仪馆干过的老人都知道,大多数也都见过,所以不足为奇。

  空旷无人的马路,自行车车飞快,秦昆一路骑到三环,邝师傅从后面追上,擦身而过,摁了两声喇叭算是招呼。秦昆看到出租车后排坐着一个女人,容貌艳丽,皮肤白皙,脸上有一道疤痕,正是自己刚刚缝合的女子。

  女子在车窗里朝着秦昆挥了挥手,出租车扬长而去。

  秦昆刹住车,呆呆看着尾烟,突然大叫道:“老邝!你特么给我停车!!”

  ……

  临江市西乡街,夜魅酒吧。

  白日枯燥疲惫的工作结束,夜晚,属于喧嚣和狂欢。

  秦昆性格沉默寡言,朋友不多,平日算得上酒吧的常客。

  西乡街是临江市一条酒吧街,夜文化丰富,坐在角落的卡座,秦昆望着台上的驻场歌手,表情有些无语:她特么的……还真会选地方啊!

  台上是一位新来的女主唱,唱着王菲的‘容易受伤的女人’,音色凄迷,眉头紧蹙,她的音色很好,只是这歌被她唱太过哀怨,台下的女人们满足了,但是喝酒的男士不干了。

  歌声一落,台下几位喝多的男子起哄道:“妹妹!来一欢快点的!哥哥给你送花篮!”

  那位女主唱甜甜一笑:“小妹第一次来,今天先献上这三歌,希望以后各位哥哥姐姐多多支持。”

  说完鞠了一躬,没理会台下观众的反对,走进后台。

  台上,一位男歌手接过话筒,听到男士们骂骂咧咧,赶紧讲了几个荤段子,又重新将场子暖了回来。

  秦昆看到刚刚的女主唱走进后台没多久,就换了套服装走出来,坐在他不远处的卡座,于是正了正衣衫,端着酒走了过去。

  “唱得不错徐姑娘。”

  秦昆打了声招呼,没经过她同意,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女主唱即便带着浓妆,也能看得出底子不错,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十指涂着红色的指甲油,镶着钻,脚上踩着凉高,笔直的腿带着弹性。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脸上有一道疤痕,即便浓妆也掩盖不了。

  女主唱望见秦昆的时候,表情错愕,似乎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他。

  “秦师傅,没想到你也会来酒吧这种地方。”

  女人的眼神有些戏谑,秦昆摸着鼻子,呵呵一笑:“工作环境不好,压力大,总得找个地方放松一下。没想到今晚恰巧碰上了你,我们还真有缘分啊。”

  女人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转瞬即逝,刹那间,小女人的神态流露,娇嗔道:“你今天可是把人家看光了,不请人家喝杯酒吗?”

  女人态度暧昧,往近坐了一点,宽松的长衫垂下,胸口一览无余,秦昆低头,依稀可以看到她胸口两粒凸起在长衫中若隐若现。女人和秦昆挨的很近,化妆品的味道混杂着酒精味,弥漫在他的身边,秦昆在这些味道之中,仍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臭气。

  嗯,尸臭。

  面前的女主唱,正是晚上坐着邝师傅出租离开的女人,叫徐姗,也是秦昆今天缝合的尸体之一。

  秦昆可不习惯被一具尸体这么靠着,稍微坐开了点,打了响指叫来侍应生,点了杯兰吉娜递给徐姗。

  “徐姑娘,大晚上从西郊打的过来,不光是为了唱几歌吧?”秦昆见到徐姗干了兰吉娜,才开口问道。

  这一年多来,徐姗算得上他见过的最漂亮的死者之一,长相乖巧,有一种文艺气质,年纪看起来也不过28岁左右,秦昆想起她尸体上好多处纹身和烟疤,猜得出她看起来应该没有表面上那么单纯。

  而且,她尸体被人砍了16刀,秦昆不知道这个姑娘惹了多大仇,能被人砍成那样。

  今晚看到徐姗被邝师傅拉走后,秦昆气的火冒三丈,邝师傅死就死了,还敢开车到殡仪馆拉生意,这年头到底谁明的给死人烧车烧手机的,这不是添乱么!

  徐姗笑望着秦昆,因为脸部被缝合的缘故,让她笑的极其不自然:“秦师傅,现在的入殓师也会管这么多吗?我今天是来报仇的,你要拦我吗?”

  徐姗的牙龈有些青紫,牙齿已经变尖锐焦黄,上面渗着血渍。她舔着舌头,瞳孔已经缩到了针尖大小,露出大片眼白,迎着她的目光,让人浑身不舒服。

  秦昆感受到一股冷风扑面,打了个哆嗦。

  半夜三更,女鬼寻仇,这种事他自然管不了那么多,他就是个入殓师,除了被馆长亲自夸赞八字命硬以外没什么可以炫耀的地方。和徐姗认识只是工作需要,论起来徐姗还是他的‘客户’,现在哪个行业不是客户至上?他的绩效奖金还是得死者亲属给评分的,评分低了可没奖金拿。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徐姑娘,你要弄死个人,我没法拦你,也不想拦你。不过你已经成鬼了,就没必要披着尸体出来兴风作浪了吧?这尸体明天就火化,仪容被折腾烂了,还得我来收拾!我一天这么辛苦,殡仪馆那么多尸体等着我收拾呢,时间可不能全浪费在你身上啊。”

  秦昆点了根烟,表情有些为难。

  徐姗怨毒地盯着秦昆,现他只提工作的事,似乎一点都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小嘴一张,喷出一口黑气,秦昆的周围,温度骤降,他现周围一黑,酒吧突然变得空无一人,只剩对面的徐姗,双瞳流血望着自己。

  臭气弥漫,秦昆扇着鼻子,无奈道:“徐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徐姗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凭你也想管我?”

  秦昆摊开手,表情有些无辜:“我真没想着管你,你乖乖把尸体送回去,今晚你就算把这间酒吧所有的人屠了也不关我的事。”

  “那我要是不呢?”

  秦昆叹了口气,闭起眼睛,食指在额头竖划一道痕迹,再睁眼,秦昆那双永远打不起精神的眸子,突然变得漆黑而冰冷。黑暗迅退散,周围又重新恢复嘈杂。

  徐姗不敢相信地望着周围,秦昆挥手间就破了自己的‘鬼打墙’,这让她心中变得有些茫然,接着心底升起了惶恐。

  秦昆坐到徐姗身边,搂住徐姗的脖子,低声道:“徐姑娘,不听话的鬼可不受人待见。”

  徐姗顿时觉得,秦昆的胳膊像是铁箍一样,压的自己动弹不得,那双眼睛深邃如渊,徐姗对视了一眼,好似陷进去一样,脑海传出剧痛,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秦昆抚在徐姗头顶,大手一抓,徐姗的魂魄直接被拽了出来,尸体立即软了下去,靠在秦昆身上。

  徐姗的鬼魂被秦昆攥在手心,徐姗愕然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瓮中。

  “你也别想着报仇了,给我老实待着吧。”

  望着秦昆背起自己的尸体,朝着酒吧外面走去,好似来酒吧猎艳的猎人,带着自己今晚的猎物一样,荒诞而可怖。

  一位侍应生跑过来拦住秦昆:“先生,您不能带她出去,她是我们酒吧的驻场歌手……”

  秦昆侧着头,瞪了侍应生一眼:“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