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章 天色蔚蓝

作品:以罪之名|作者:厌笔川|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19-06-12 11:51:23|下载:以罪之名TXT下载
  知弟莫若兄。

  初听苏浩的话,白中元确实有点动手的冲动,可在情绪稳定之后,提到嗓子眼儿的心又落了下去。

  苏浩这个人的确桀骜不驯,甚至可以说有些混蛋,不过基本的三观还是有的,他可能会寻衅滋事、打架斗殴,但也仅限于此。真要让他去杀人放火,百分百会想办法推脱掉,有些事情他还是能拎清的。如此一来,刚刚的那句话就可以做出全新的解读了,其中隐藏之意无外乎两种可能。

  一,苏浩知道哪里正在发生着犯罪事件,也可能知道受害人是谁,但他本人应该没有涉足其中。

  二,那本就是一句抽象的话,说的直白点就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境遇,不必真的往心里去。

  但是,加上前缀之后似乎又耐人寻味了。

  ——你那么聪明。

  这句话当中既包含着讽刺,同时又像是在下战书,无论哪种所针对的都是白中元,这是显而易见的。当然,他也并不会放在心上,如此针对在成长的路上早就习以为常,动怒才是真的遂了苏浩的愿。

  “你记住,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的,隐藏在黑暗中的罪恶我管不到,但只要浮到明面,我会竭尽全力将其抹杀。”

  苏浩眼中的光芒明灭不定,少许笑出了声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滑稽,你以为自己救世主吗?”

  “我从来没想做什么救世主,我只是在履行一名警察的职责。”

  “在你眼里,这身警服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信仰?”

  “有信仰总比没有强。”白中元冷声回应。

  “也是,毕竟信仰代表了一切,与之相比亲情又算得了什么呢?”苏浩带着冷笑,眼睛里似乎藏着怨恨。

  “你没有信仰,又何曾顾虑过亲情?”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顾虑过呢?”苏浩歪头问着,而后言语充满了嘲讽,“我寻衅滋事、打架斗殴,甚至还蹲过监狱,可我从没有伤害过身边的人。不像你,用正义的面具来掩盖冷血无情的本性。”

  “简直一派胡言。”白中元冷哼一声,“那天你把刀刺向我的时候,又可曾念及过那份亲情?”

  “还真有脸抬举自己,你算什么亲人?”苏浩说完,指了指远处的烟火,“以往的点点滴滴,已如烟花的尘埃随风而逝了。”

  “如此最好,可以彻底放开手脚了。”白中元转头凝视。

  “拳脚无眼,当心夜路走多了撞鬼。”苏浩的笑容阴狠。

  苏浩的离开没有人阻拦,能跟两个儿子呆这么久白志峰已经很满足了,叮嘱两句后递过去了那套西装。秦时雨站在原地踌躇一会儿,最终好好咬咬牙跟了出去,随着房门的关闭,屋里又安静了下来。

  “你们聊着,我去屋里躺会儿。”

  白中元不想跟父亲说太多的话,同时也想给许琳和周然一个机会,毕竟想要了解一个人最初步的方式就是交谈。

  早晨六点,白中元被外面嘈杂的声音惊醒,开门之后看到许琳和周然正在煮饺子,而白志峰则坐在客厅鼓捣着红包。

  饺子上桌,几人落座,许琳和周然向白志峰表达新年祝福之后收到了压岁钱,白中元本想拒绝,可考虑到最近手头比较紧,旁边两人又在不厌其烦的劝解着,于是便做稍作妥协收入了囊中。

  七点,离开。

  ……

  如果是在农村,这个时间点正是走家串户拜年的时候,可在城市里,街头巷尾充斥满满的都是人影寥寥的冷清。

  “我要回队里,你们呢?”红灯的时候,周然问着。

  诚然,现场勘查的种种迹象表明何清源的确有重大的他杀嫌疑,可终究没有铁打的证据,归根结底还是依据对面房子里的物证以及丰富的侦查经验做出的判断,因此周然必须给出准确无误的尸检报告。

  “大年初一做尸检,也真够难为你的。”许琳调侃一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要去见个人,完事儿回去。”

  “我也是。”白中元早已有了主意。

  “你们一起?”周然微微诧异。

  “不。”

  白中元和许琳异口同声。

  “现在已经这么默契了吗?”周然翻个白眼,随后指了指绿灯,“今天不好打车,把我放前面地铁口吧。”

  尚有一段距离,所以三人就又多说了几句,许琳起的头:“中元,虽然你在会议上建议延缓侦查何清源的死,可我知道你并没有放下,而是不希望提到明面上来,对于那个微型摄像机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周然早已经了解过相关案情,于是也好奇的问:“昨晚白队就说何清源大概率死于他杀,是不是跟那台摄像机有关?”

  “一半儿的原因吧。”白中元点头。

  “你觉得是马雅放下的?”许琳追问。

  “除了她还能有谁?”周然接话道,“十三秒的通话记录中马雅着重强调过,要亲眼见证何清源的死亡。那个女人心如蛇蝎,用视频影像记录下何清源的死亡过程是完全合理的。可惜的是那座小区偏僻老旧,没有安装监控,否则局面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直接排查保洁员这条线就能有重大收获。”

  “你想的太乐观了。”许琳摇头,“既然你知道马雅是个心狠手辣、诡计频生的人,就应该想到她对全局都有着缜密的谋算,如果那座小区真的被监控所覆盖,那她绝对会调整策略,局面可能比现在还糟糕。”

  “也是。”周然点头,而后问,“白队,你怎么看?”

  “我?”

  白中元回过神来,犹豫着说道:“我跟你们的意见恰恰相反,伪装成保洁员的人应该不是马雅。”

  “不是她?”许琳一愣,“那也意味着微型摄像机不是她放置的?”

  “没错。”白中元点头。

  “白队,那何清源的家里有没有去过人?”

  “我觉得去过。”

  “是谁?”

  “马雅。”这是白中元思索整个晚上的结论,“以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个世界上能让何清源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的只有马雅。反过来看,能让他恐惧和放弃抵抗的依旧也只有马雅,这点没问题吧?”

  “嗯。”许琳倒是从没有想过这点,“换言之,何清源的脸上凝固着恐惧的神情,是马雅所给予的?”

  “是的。”

  “可是这说不通啊?”周然皱眉,“十三秒通话记录表明何清源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既然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马雅,那在愿望完成之后应该是解脱或者欣慰的表情才对,为什么是恐惧呢?”

  “这正是案子最大的疑点。”说完,白中元叹了口气,“我隐隐有种预感,马雅与何清源之间还有事情没被挖出来。”

  “你觉得会是什么?”许琳问。

  “不知道,当初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就好了。”白中元多少有些懊恼,“其实一切的转折点都在何清源身上,如果能对他强势一点,应该就能挖出更多的东西来,马雅也就不会钻了漏洞顺利潜逃。”

  “不要再做假设了,就说眼前面临的问题。”许琳示意抛掉包袱,“既然摄像机不是马雅放置的,那会是谁?”

  “……”

  周然被问住了。

  “应该是想帮助我们的人。”白中元做着大胆的推测。

  “帮助我们?”许琳和周然纷纷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我是这样想的。”白中元做着分析。

  首先是时间,对门女主人说的很清楚,保洁员是在中午进入的那间屋子,如果是马雅伪装的话,根本说不通,毕竟她在外逗留的越长,被捕或者暴露的可能也就越大。以她谨慎的性子而言,不会冒险。

  其次是电量的问题,根据技术科的鉴定结果,要耗光那款摄像机的电需要三四个小时,假设是马雅为了见证何清源死亡所录制的,那她没必要等待那么长时间,干脆利索的录制尽快离开才符合常理。

  最后是摄像机留在屋子里的问题,如果说是马雅放置的,那她为什么没有带走,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听完白中元的分析,许琳若有所思的点头:“从逻辑上来讲没有任何问题,可究竟是谁录制了视频呢?”

  “琳姐,谁录制的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点在于“这个人”知道何清源要丢掉性命。”周然说着核心点。

  “没错,我所想的也是这点。录制视频的人能提前获知何清源会死,也就说明很可能是马雅身边的人,会是谁呢?”话说至此,白中元望向了许琳,询问的眼神意思很明显,会不会跟透露马雅怀孕的人有关。

  “不是她。”许琳毫不犹豫的摇头,“如果是她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录制视频,直接告知我们更好。”

  “也是,能乔装打扮进入何清源对面的房子里,显然时间是充裕的,完全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完成示警。”

  “你们说的她是谁?”周然好奇。

  “那得问她。”白中元指着许琳。

  “保密。”

  许琳直接终结了话题。

  对于此,周然没有任何的不悦,因为她很清楚许琳之前是做什么的,于是将话题又拉了回来:“根据上述的分析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伪装保洁员的那个人知道何清源要死,于是提前将微型摄像机放置到了对面的楼上。”

  “间隔了一段时间后,马雅进入到了何清源家里,亲眼看着他终结了性命。但是因为摆放的位置不对,抑或是马雅过于谨慎有所防备,所以没有拍摄到她出现的画面,只留下了进入屋子的可疑痕迹?”

  “我真正好奇的是谁留下了荧光箭头?”许琳又抛出了个疑问,“难道也是那个保洁员,他就不怕暴露?不仅仅是暴露给群众或者警方,还可能会被马雅所察觉,究竟什么人会冒这样的风险?”

  “……”

  这点,让白中元陷入了沉默,苦苦思索少许才说道:“其实这起案件当中还存在着另一个恐怖的可能。”

  “什么?”

  “微型摄像机是何清源安放的,荧光箭头也是他绘制的。”

  “这可能吗?”周然一惊。

  “听起来悚然,但也不是没有概率。”许琳点头,“何清源与马雅的关系本就复杂,种种情绪当中难免夹杂着不显露的仇恨,亦或是说戒备和提防。假如真有此作为前提,何清源做出那种举动也就不奇怪了。”

  “嗯,毕竟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点头后,白中元摆了摆手,“其实捋这个思路并不是着急侦破何清源死亡的案子,而是为追捕马雅提供了另外的方向,倘若真有人示警,那就意味着案情可能会简单化。不管这个人是谁,总之跟马雅是不对付的,后续只要多加留意,保不齐就会有更多的线索。”

  “嗯,那我马上赶回队里做尸检,争取能提供更多的帮助。”临近地铁口,周然示意赶紧停车。

  “及时联系。”白中元点头。

  “注意安全。”何清源的死亡颇为诡异,尸检也必须谨慎才行,周然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受到污染。

  “放心吧,你们也小心点儿。”

  “去哪儿,要不要送送你?”许琳问。

  “我也下车了,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骑车过去就成。”

  “成,那就队里再碰头吧。”

  “多加小心。”

  “你也是。”

  看着许琳的车子远去,白中元这才走向了共享单车。

  ……

  相对于省城其他地方来说,古玩市场这里更为安静朴素一点,安静是说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关着门,而朴素则是没有漫天的喜庆装饰。对此白中元倒是不意外,街上的建筑很多为木制,张灯结彩有很大的消防隐患。

  北风刺骨,当白中元双手被冻得通红时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门上挂着铁锁。

  “过年期间,暂停营业,什么时候开门看心情。”

  牌子上的字歪歪扭扭,很显然是牛望天的亲笔,这让白中元颇为费解,一个老光棍儿过年能去哪里?

  “你在哪儿?”

  所幸,电话还通着。

  “你猜?”

  “信不信我把你门锁砸了?”有些时候,白中元感觉能被气死。

  “海南。”

  “去那里做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吹着海风度假。”说完,老牛有些阴阳怪气,“年前不知道送礼,初一却急着找我,你这红包的算盘打得不错吗?”

  “我没你那么龌龊。”白中元冷哼,“什么时候回来?”

  “有事儿?”

  “没事儿我会这个时候来找你?”

  听到白中元这样说,老牛的语气也低沉了些:“报的旅行团,还得再呆几天,我争取尽快赶回去。”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度假?”白中元气的想开骂。

  “瞧你这话说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也得玩儿痛快了不是?”老牛辩解,“再说,凭什么便宜旅行社?”

  “老牛,你没在海南吧?”白中元突然问道。

  “在,在呢啊,怎么了?”

  “怎么了?”白中元冷声质问,“我怎么听到了鞭炮声,还有,你刚才说话语气不对,是不是冻得?”

  “怎么可能?”老牛提高了音量,“我是热的,你可能没来过这边儿,大太阳晒得人都快中暑了。”

  “是吗?”

  “当然,当然。”

  “我不管你怎么忽悠,明天必须回来。”

  “不可能。”

  “你可以不回来,但必须告诉我在哪儿?”

  “我就在海……”

  就在老牛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听筒中突然传来了另一道声音:“找到了,当年他们果然这里逗留过。”

  因为有着风声和呼吸声,所以尽管能听的清楚,却无法辨析出那道声音的特质,留不下较深的印象。

  “谁,谁在说话?”白中元竖起了耳朵。

  老牛,在沉默着。

  “说话。”

  “没什么。”老牛总算是做了回应,“一个旅行团的……”

  “还要骗我?”白中元不想再扯皮,“要不要找运营商协查定位下电话卡,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在海南度假?”

  “……”

  老牛又沉默下来,但呼吸粗重了些,似乎在下某种决心,少许沉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但必须保密。”

  “是不是保密要看你的诚意了。”

  “我在一个村子里面。”老牛直言。

  “具体位置。”

  “不能说。”

  “到底说不说?”

  “至少电话里不能说,要说也得等我回去。”

  “好,那我就等着。”让步,白中元又问,“在那里做什么?”

  “来查条线索。”

  “关于当年泄密事件的?”村子跟爆炸案显然是沾不上边的,于是白中元扩散了思维。

  “是的。”

  “查到了什么?”

  “……”

  老牛似乎不想说。

  “如果不说,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白中元必须问清楚。

  “你那里怎么样?”老牛突然问了句不相干的话。

  “你指的什么?”

  “还在下雪吗?”

  不明所以,但白中元还是做了回答:“阴天、刮风,没有下雪。”

  “你猜猜我这里怎么样?”

  “我在听。”白中元有了些警觉。

  “艳阳高照,天色蔚蓝。”

  电话挂断,白中元陷入沉思,少许回神,脸上再无半点儿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