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16章

作品:崩坏神话|作者:雷动天下|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16 08:38:24|下载:崩坏神话TXT下载
  深夜,万籁俱寂。

  一道红影划破长空,犹如流星一般眨眼即逝。

  红影便是叶枫,他现在可以随心所欲的发挥出神魔玉的魔力。

  叶枫此时心中充满着豪迈,就算这天再高,他也要飞的比天还高!

  天涯在哪里?

  就在眼前!

  天涯远吗?

  不远!

  “我连天都能踩在脚下,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叶枫踏云逐月,大声笑叹。

  就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一道白影突然飞到自己的面前。看不清白影的面孔,因为白影飞的实在太快了。

  “踩着天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你能飞到九重天才算你厉害!”白影出来就讽刺着叶枫。

  “九重天是什么?”叶枫并没有生气,而是谦虚的问道。

  白影飞在叶枫前面,解释道:“这个世界有九重天,九重天分别是不同的空间。简单的告诉你,在这片天的上面还有九个天。如果你能飞到九重天之上就真的了不起了。”

  叶枫笑道:“你等着吧,我终有一天会飞到九重天的!”

  白影哈哈大笑,身影梦幻般的在叶枫眼前破碎,化为点点光华流散。

  叶枫愕然,挠了挠头也不管那白影是神是鬼了,继续发出欢快的笑声,快速的飞翔于天边。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天清晨,叶枫依旧没有离开血戮草原,因为他要寻找其他三个伙伴。

  “既然自己已经可以随意发挥神魔玉的力量,那么便不再忌惮血戮野人了。”叶枫轻叹一声,心中还是很焦虑的。即使自己不怕血戮野人了,但是其他三人并没有神魔玉的神力啊。虽然雪涵也有一枚奇特的玉佩,但是她并不能像自己一样随意的发挥神魔玉的力量。

  这一日他找遍了几乎整个血戮草原,但就是没有找到花雨剑等人。他这一天飞来飞去的,把他累得半死却一点收获都没有。

  现在已经日升中天,他从空中落下直接跳进了那条狭窄的小河内。

  “舒服啊!”叶枫闭着眼很享受的**着。

  “**!”一声女孩子尖锐的叫声突然从他耳边响起,一个长得娇小可爱的女孩儿从水底浮了出来。对着叶枫就是大骂一声。

  叶枫吓了一跳,回头看着一丝不挂的女孩儿,身体猛地向后游了几下,对她怪叫道:“你没事潜什么水呢?不知道在水底呆时间长会淹死的么?”

  “傻瓜!”女孩儿再次大叫了一声,然后身体一沉便又潜进了河水中。

  叶枫拍拍头,这才清醒过来,哼道:“这哪是人啊,这分明就是一个水里的妖怪吗!”

  理清这一点,叶枫笑着对潜在水下的女孩儿坏笑道:“你才是一个女**,潜在水底下偷窥我很好玩吗?”

  女孩儿的脑袋又从水面上露了出来,她二话没说,直接就向叶枫冲来。

  叶枫对她招了招手,嘿嘿一笑跳出水面,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你有种下来!”小女妖指着跳上岸边的叶枫吼道。

  “那你有种就上来啊?”叶枫抱着肩膀,笑嘻嘻的看着她。

  叶枫正得意窃笑,却不料女妖真的从水里冲了出来。原本以为她离不开水,这次叶枫失算了。

  女妖上半身裸露着,洁白的肌肤,飘逸的长发。只是下身却是亮晶晶的水花,没有腿和脚。

  叶枫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只水妖啊!”

  “哼,红毛鬼得意什么,看我不打死你!”水妖的性格倒是与水的本质相反,火爆的很。

  只见水妖在空中挥舞着双手,嘴里还念念有词。身下的河水纷纷逆流而上,形成一个漩涡。漩涡顺着水妖的双手浮上半空,水妖猛的一发掌,大水便向着叶枫扑面而来。叶枫目瞪口呆,被大水拍在地上。幸亏这水没有攻击力,否则不吧叶枫给拍死。

  叶枫趴在地上,全身湿透。空中的水妖鼓着掌欢快的大笑起来。

  叶枫一身狼狈,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像一个落汤鸡。

  “小妖精竟然敢耍我,你等着!”叶枫说完蹲在地上不断的挖着泥土。

  水妖好奇,便问道:“你要干嘛?”

  叶枫从地上跳了起来,嘿嘿笑道:“小水妖,看我不把你这条河填满!”

  叶枫飞上半空,挥舞双掌发出道道红光击在地面,地面的沙土都崩飞起来。不一会儿就形成一个大大的土堆。

  叶枫双手发力,将土堆移到河岸。

  “别。我错了。你把这条河用土填满就等于杀了我!再说了,你怎么能忘恩负义呢?”这句话水妖说得莫名其妙。

  叶枫问道:“你对我有恩?你帮我做过什么?”

  水妖撇着嘴。很是委屈,低声道:“那晚你在我的河水里是我洗涤了你的身体,而且你还通过我使意识体进入了你的那枚古怪的玉佩之中。然后你才拥有了奇怪的法力,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对你有恩,难道你还要小肚鸡肠忘恩负义要陷害我么?”

  “哦,如此说来我变成现在的鬼样子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喽?”叶枫瞪着水妖。

  水妖捂着嘴,知道弄巧成拙又让叶枫记恨自己了。她心中找不到解脱的办法,急的哇哇大哭起来。

  叶枫一呲牙,大笑道:“瞧把你吓的。我是吓唬你的。放心吧,我不会把这条小河填满的。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我还要去寻找我的伙伴。再见!”

  叶枫转身刚要走,水妖急忙将他叫住,并低下头害羞的说道:“那,你能带着我把我送到东海之巅吗?”

  叶枫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回头看着她苦笑道:“你让我带着你这个身上一丝不挂的水妖去东海之巅,就算不累死我也羞死我了。”

  水妖红着脸,娇嗔道:“反正你都把人家的身体看光了,就带着人家吗!”

  叶枫无语。便随口答应道:“好吧好吧,你先回你的小河里等着吧。我找到朋友之后就把你送到东海之巅。不过你要告诉我你去东海之巅做什么,你自己不能去吗?”

  水妖的脸色变得有些落寞,轻轻细语道:“东海水神是我的母亲。因为我贪玩而走丢了。所以现在变成小河落在了这个地方。而我变成小河之后就再也移动不了了,这些河水都是我的力量所化,也就是说我的力量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固定在这里了。我要是离开这条河一百米外便会失去法力。所以只能让人带着我回到东海之巅将此事告诉母亲。”

  “哦,你还蛮可怜的吗。等着吧。等我找到朋友之后就把你带回东海之巅。”叶枫对她微微一笑,潇洒的甩了甩头。便飞身而起离开了。

  水妖落进河水中,露出脑袋望着叶枫离开的背影,柔声道:“你是一个好人,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告别了水妖,叶枫继续寻找着其他三个伙伴。而这三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怎么找都找不到了。

  但叶枫有所不知,这是有人有意为之故意让他找不到其他三个伙伴。

  蒙面老者偷偷的跟在叶枫的身后,眼中露出几许的不忍之色。最终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便一挥手将眼前的事物改变。这是一种很低级的障眼法,但是对于对法术一窍不通的叶枫来说还是很起作用的。

  明明花雨剑就在这一片草地上,而叶枫就是看不到他,花雨剑也看不到叶枫。

  虽然是蒙面老者使的障眼法,但叶枫四人是确确实实的走散了。

  这几天,花雨剑独自流连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和叶枫一样也在苦苦追寻着其他人。雪涵被一阵怪风吹到一个部落之中,还好这个部落的人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经历最奇特的是苏月,苏月一个人迷失在草原中,有一天他茫然的前行着,却不知进入了什么地方走一步便变化一个环境,这让她茫然无措。

  四人各有所遇,较为幸运的是他们暂时都没有性命危险。

  叶枫寻找数日,终于发现了端倪。任他如何寻找,但仿佛就像始终走不出这一片草原一样,到处都是同样的景色。

  叶枫皱着眉,他知道一定是有人在故意捣鬼了。

  “到底是谁在暗中捣鬼,在血戮草原有一面之缘的只有蒙面老者和那个奇怪的白衣人,也只有这两个人见过我。如果是他们其中谁在暗中捣乱,那这又是因为什么呢?”叶枫心中疑虑重重,找不到头绪。

  现在最迷茫的还是花雨剑,在他的认知中,他行走的路线与时间应该早就到达另一个目的地了,但是他现在仍然在草原中徘徊,始终都走不出去。他有些怕了,现在只有他自己,但他怕的不是自己死在这里,而是怕其他伙伴的性命安危。

  叶枫与花雨剑心中同时迷茫而恐惧,却不知在他们背后一直有一个人在默默的关注着。

  蒙面老者始终默默的躲在叶枫身后,没人知道他要干什么。

  苍茫天地,有太多的恩恩怨怨在红尘中纠缠着。那些天涯浪子奔波江湖,恩怨情仇早已成空。

  刀,兵之利器也。江湖中的侠客大多数都使用这种武器。在一般的兵器谱上,刀仅次于剑位居第二。

  因为知道了有人在暗中捣鬼,叶枫也干脆不再枉费力气寻找其他三人了。

  叶枫无聊的走在草原上,忽然看到远处一群人骑着马向这边而来。他知道,九州的高手来了,血戮草原的战争又要开始了。

  当这群人从叶枫身边经过,叶枫开口对一个剑客问道:“请问这位兄台,你们就是来这里对抗血戮野人的吗?”

  “是啊小兄弟,我们是九州各地聚集的第一批高手。在我们后面还有很多高手相继而来。”剑客没有逗留,解释完就骑着马向着人群跑去了。

  九州之大,即便是和平年代也有战争。九州诸国的战乱平息了,但是江湖人和修真者的争斗还未结束。

  人间太乱,那传说中的九天之上会不会美好呢?叶枫遐想着,望着那蔚蓝的天空充满向往。

  “既然神魔玉选择了我,那么我的人生便不会平凡。将来我会修仙,但不为长生,只为了更美好的生活。”叶枫自语着,风声将他的细语飘向天际。

  就在叶枫遐想翩翩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眼前飘过,还有一位陌生人。

  叶枫看着空中飞过的二人。自己飞身而起追了上去。

  那熟悉的人原来是詹台有雪,叶枫追了过来打了声招呼。詹台有雪惊讶的看着他。因为叶枫的模样和气质都发生了变化。最让詹台有雪惊讶的是叶枫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学会了飞行之术。

  其实并不是叶枫学会了飞行之术,而是神魔玉的力量令他随心所欲。

  “想不到多日不见你竟然发生了如此这般的变化。”詹台有雪打量着叶枫的身体。眼中充满了赞许。

  叶枫笑道:“我以为你第一眼见到我这个样子会把我当成妖怪呢。”

  “我也正想问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詹台有雪道。

  叶枫拿出玉佩,无奈的说道:“就是这古里古怪的神魔玉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说完,叶枫看了看陌生人,问道:“说了半天,还不知道这位前辈叫什么名字呢。”

  詹台有雪说道:“忘记给你介绍了,这位是天刀客,拥有一身的好刀法。”

  天刀客是位中年男子,身穿黑衣,双手各持一把弯刀。他的脸上与神色都充满了沧桑。眼眸中总有那股幽怨让人看着忍不住心伤。

  三人落在地上,天刀客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詹台有雪看着沉默寡言的天刀客,叹道:“你怎么比我还痴迷这红尘人间,过去的都过去了,即便你念念不忘也无济于事啊!”

  叶枫看得出来,天刀客是一位悲情人物。

  天刀客摇了摇头,将两把大刀抱在怀中,自己独自向远处走去,风吹动他的黑衣显得如此孤独。

  天刀客走远了。叶枫便忍不住向詹台有雪问道:“他怎么了,难道有很伤心的过去吗?”

  詹台有雪叹道:“当年我和他是武林中的刀剑双骄,在年轻一辈算得上是巅峰人物。后来天刀客遭人所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从此他便落寞江湖,独自一人浪迹天涯,我也是不久前才找到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