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99章 赵家的窘境(第一更求票票)

作品:重生之最强大亨|作者:黄老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1 23:16:25|下载:重生之最强大亨TXT下载
  “怎么回事?赵家惹到他了?”

  “看来老赵要倒霉了……”

  “快去打听消息,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

  香江的顶级大亨都是消息灵通之辈,九鼎证券公司砸盘华光船务和华光地产公司的消息才传出不到十分钟,就陆陆续续进了那群大佬的耳朵里,他们反应不一,但是都对此事十分关注。

  至于插手?

  不存在的!

  看看戏就行!

  他们很清楚赵家和夏禹的差距,也很清楚自身的实力,现在九鼎证券摆开了架势找赵家麻烦,他们犯不着平白无故给自己惹一身骚。

  至于股票交易所,则头疼不已,但却无从制止,毕竟香江不同大陆,做空是合法的,九鼎证券公司正常卖股票,区别只是数量庞大而已,他们没合适的角度去干涉。

  内心的苦闷,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华光地产公司总部。

  赵世曾紧急召集公司高层开会,第一件事便是让全体人员自查表态,到底有没有谁跟九鼎财团系企业起了冲突。

  结果当然是没有的!

  随后才是集众智分析,到底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

  并且赵世曾还命人筹集资金,确保公司的资金链安全。

  会议只开了二十分钟,赵世曾指派专人去打听情况,随后便宣布散会,火急火燎地往家族中赶。

  他父亲赵从衍让他们几兄弟都回家,合计一下应对措施。

  他为了心里有个底,先来公司把情况搞清楚。

  汽车在路上飞驰,不到十分钟时间,赵世曾便赶到了家族中。

  一进大厅,他就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到的,他大哥赵世鹏和四弟赵世光已经到了。

  至于他二哥?前几年便溺水嗝屁了。

  “爸!大哥,四弟,抱歉我来晚了!”

  赵世曾先是道个歉,随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光直直地看着头发斑白的父亲赵从衍。

  赵从衍微微颔首,随即表情严肃地在三个儿子脸上扫过,沉声道:“情况你们应该都清楚,现在九鼎证券在大张旗鼓地做空我们家族的两个支柱,你们清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跟夏禹不熟,但是也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未发迹前可能无所顾忌,但是进了顶层圈子之后不会无缘无故袭击我们华人的公司,这次他们的动作可谓是前所未有的!”

  他口中的前所未有,指的是针对华人大家族的公司所采取的行动。

  赵世曾立马起身说道:“爸,我刚从公司过来,排查确定公司跟九鼎证券没有冲突,跟九鼎财团系的公司也没有冲突,我们也没有跟他们竞争地皮,开发的楼盘也离他们很远,不存在冲突的原因。”

  赵从衍点点头,神色稍缓,又看向大儿子和四儿子。

  虽然他是华光船务的董事局主席,但是对公司更清楚的则是他身为经理的两个儿子。

  “爸,我可以确定,我们跟九鼎财团没有冲突,我们华光航务反而跟夏禹的九龙仓码头有合作关系,合作过程一直很稳定,也很愉快,没有闹过矛盾!”

  老大赵世鹏脸色坦然,如实说道。

  赵世光也起身补充道:“爸,我也跟夏禹没交集,我确定公司也没跟他们闹过矛盾!”

  三个儿子都这么说,赵从衍头大了,禁不住眉头紧皱。

  奇了怪了!

  没起冲突,九鼎证券总不可能无缘无故跟他们赵家拼刺刀吧。

  虽然他们赵家实力不及夏禹,但是好歹也是身家十几亿港币的香江豪门大族,人脉网也是有的。

  以夏禹的智商,也犯不着跟他们生死相向!

  “既然你们都说没起冲突,那还能是什么原因?”

  赵从衍苦闷地说道。

  “爸,会不会是香江油麻地小轮公司起的冲突?轮渡市场也就我们家和九鼎财团的天星小轮公司,这个是正面竞争的!”

  赵世光突然想到了一点,提问道。

  “我打电话问了林明,他确定公司一直都是在自己的航线做生意,跟天星小轮井水不犯河水。”

  赵从衍摇摇头说道,否认了四儿子的猜测。

  “那是什么原因?”

  一时间,大厅里一父三子都是眉头紧皱,费尽心思寻找原因。

  就在这时,一个下属走了进来,他之前听候赵从衍的命令,关注两家公司的股价,现在进来是汇报实时情况的。

  “家主,现在两家公司的股价跌的很猛,华光船务市值已经跌到了十一点二亿港币,下跌了一点六亿港币,跌幅达到了十二点五个百分比。”

  “华光地产市值下跌到了八点三亿港币,下跌了零点九亿元,跌幅近十个点。”

  “现在两家公司的股价跌势依旧迅猛!”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跌幅就超过了十个点,两家公司缩水两点五个亿,看成恐怖。

  不过考虑到光是九鼎证券砸盘就分别砸了价值几千万的股票,这个跌幅也就理所当然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

  “是!”

  等到下属走后,赵从衍看向几个儿子,沉声道:“你们也听到了,九鼎证券的攻势凌厉,我们该如何应对,赶紧商量出一个妥当的办法出来。”

  但是有效的办法只能针对特定的问题,找到问题的源头才是关键。

  因此,老大赵世鹏皱着眉头问道:“爸,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夏禹盯上了我们家的这两家公司?”

  “大哥,可是我们赵家对这两家公司的控股权都在一半以上,就算他想抢也抢不走啊!”

  老四赵世光质疑道。

  “四弟,不排除大哥说的这个可能!”

  “要是让他进了两家公司的管理体系,到时候折腾一下,以两败俱伤的代价逼我们退让也有可能,我们是肯定耗不过他的!”

  赵世曾想了想出声道。

  “这……”

  赵世光顿时语塞,想了想又继续说道。

  “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出资稳住股价?防止低价被他们抄底!”

  老大赵世鹏立马摇头说道:“以现在的趋势,想要稳住股价,需要最少几个亿的资金,流动资金不能动,实际上也没多少钱,我们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赵世光立马反驳道:“但是我们不能放任股价这么跌下去啊,我们不作为只会进一步印证市场恐慌,跌的会更快!“

  “我们这两家公司都跟银行贷了不少的款子,我们也抵押股票贷了款,如果不稳住股价,公司市值大幅度缩水,这些银行肯定不愿意!这又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被银行逼款到陷入恶性循环,从而破产的例子也不在少数,我们总不能抽公司的流动资金去还款吧,好好的公司就因为资金链一断,什么问题都会冒出来,那个时候麻烦就大了!”

  赵世鹏被噎住,摇头叹息:“哎……”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