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七十五章 曹陶再离

作品:三国有君子|作者:臊眉耷目|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22 17:07:57|下载:三国有君子TXT下载
  许攸到底还是被曹操释放了,并允许他在自己的帐下听用,可谓保住了一条性命。

  不过这种被招降的过程,很显然跟许攸当初想象的有些大。

  没有叙旧,没有折节相交,甚至连个好脸都没有,许攸能够看出来,曹操对自己其实挺烦的。

  要不是怕挨刀子,就曹操这态度,许攸早就一甩袖子走人了,屁都不带给他放一个的,哪还能轮得到曹操在这跟他耀武扬威?

  问题是眼下的许攸不是雪中送炭,而是以俘虏之身入的曹营,待遇当然不一样。

  这件事在许攸的心中埋下了一根刺,很伤自尊,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至于曹昂,这番献媚不但是没有遭到曹操的夸赞,反倒是又挨了二十军棍。

  曹操这次明显是有些动了真火了,让士兵伦棍子的时候不要手下留情,直接给曹昂打了个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难怪你这小子近年来兵法,策论,文学,诗词,弓马样样都没有长进,原来是把精神头给我用到写小破文上来了?

  打死你这逆子!让你再不务正业!

  对于曹操来说,他虽然喜欢看小文,但却不喜欢让自己家的孩子写小文……他只看别人家孩子写的,比如说陶谦他儿子。

  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一条并不是揍,而是要去同他讲道理,跟他勤沟通,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很显然,整日忙于军国大事的曹操并没有掌握到个中的真谛。

  事情需要当爹去跟孩子讲道理,而不是伦棒子,特别是曹昂已经成年,有了自己的认知能力,单纯的揍他反而只会让他有更强的逆反心理。

  凭什么你能看,我就不能写!

  大汉朝以孝治天下,这话曹昂不能直接跟曹操说,他只能把事情憋在心中,自己默默的去做。

  曹操的一番举动,不但没有打灭曹昂的积极性,反倒是更加的坚定了他的信心。

  曹昂励志要成为诸侯圈中最优秀的作家。

  ……

  陶商派人,将袁谭,高干,逄纪等人带了来,并当面告诉了他们袁绍落败的消息。

  消息一说出来,三个人如同被五雷轰顶,呆愣愣的看着陶商,竟然是不愿相信。

  ”陶公莫非扯谎乎?嘿嘿嘿,身为当朝的太傅,您这扯谎的本领也未免太低劣了一些吧?”逄纪自以为是的对陶商问到。

  陶商懒得跟他掰扯。

  他瞅都不瞅逄纪一眼,只是定定的看着袁谭,道:”今日战事已定,是我该履行曾经对兄长的承诺了,眼下没了战事,我会派人送你们几位回河北,到了邺城,还请兄长代我好生劝解袁公,以表我对其的慰问之情。”

  袁谭的喉结一滚动,道:”陶……太傅,家父当真已经兵败回邺城了?”

  陶商笑眯眯的道:”兄长,陶某知道你不愿意相信,这事我亦是觉得匪夷所思,只是大将军若是没有败北,三位眼下应不是被陶某放走的,而应该是被大将军救走的……对吧?”

  听了这番话,袁谭和逄纪,高干等人方才哑口无言。

  诚然如陶商所言,若是袁绍占据了优势,这一切的一切便都太不符合常理了。

  可若是让他们接受己方的失败……

  那么多的兵马,那么多的战将,那么强大的势力,居然会失败?

  高干和逄纪勉勉强强的倒好,袁谭此刻的状态却是非常的不对寂寞。

  他此刻的心犹如被针刺过的一样难受。

  陶商似是看出了袁谭心中的不快,迈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显思兄不必如此,正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河北之境地大物博,人口稠密,更兼是粮,盐,马皆不缺少,日后称雄天下依然不是难事,区区小败你还是不要放在心上才是,回去会也多劝劝大将军,让他多多宽心才是。”

  袁谭低头沉思了一会,突然道:“陶兄若是方便,不知可否告知我此战的个中详情?”

  战事已经过去了,陶商没必要向袁谭隐匿,随即向他把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后,陶商又顿了顿道:“更何况此败看似倾颓,实则不过是兵马四散而已,大部分的兵力只是被驱散而已,将来重新召集,定可重整旗鼓。”

  陶商这话虽然说的没毛病,但袁谭也不是纯傻子,多少是知道一些实际情况。

  几十万兵马不可能会被全灭的,别说杀几十万人,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让陶曹两军凑几十万口吐沫也能累死他们吃饭,袁军大部分的兵马只是火烧连营,因为惊慌而被驱散。

  但驱散了,并不代表他们日后就一定会回河北。

  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很多人连家都没有了,在哪活着都是活着,不一定就非得回老家去。

  再说东汉末年交通不便,从河南回河北可不是买张高铁票三四个小时就回去了那么简单,光是跨越黄河就能要了他们的命,且还需要经过层层关卡,自己一个人独行在荒郊,甚至还有可能会碰上虎豹豺狼。

  那个时候的野兽可是随处可见,不只是在动物园才能看见老虎的。

  那些失散的兵将很有可能就是就近落脚,然后再探听地方县府的政策,在中原或是徐州找个地方安家落户,或者是实在走投无路,落草为寇也是有可能的,但就是回河北的几率最低。

  如此算来,时间一长,这些人力终归还是成了曹操和陶商辖下的潜在人口,凭白无故的便宜了他们。

  一想到这里,袁谭的心中就忍不住在滴血。

  这可都是河北的精英青壮啊,就这么便宜了曹操和陶商?

  曹操可以另说,可陶商……虽然明知他是己方的敌人,但袁谭对陶商却始终恨不起来。

  至少他比袁尚更像个兄弟。

  人心都是肉长的。

  凭心而论,陶商对袁谭确实不错,而且这场大战,也并不是陶商挑起来的。

  供给几人回返的马车已经在寨外了,陶商命几人上了车,并令凌操和张勋引领一众好生护送,直到将他们送出境后方可。

  袁谭登上马车,神情中充满了复杂。

  ”兄长保重。”陶商冲着袁谭拜别。

  袁谭心中一震,不知为何很是感动,亦是冲着陶商回礼。

  ”陶兄弟,我们后会有期!”

  听了这话,陶商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放心吧,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不过那时候,见面的地方将不在是黄河以南,而是你们河北的地界了。

  ……

  官渡之战打赢了,接下来便是扫清周边的祸患和整顿内需军务以及善后。

  不要小瞧这些杂事,说实话就这些事情的琐碎程度,在一定程度上来讲,比官渡之战还要让人头疼。

  而随着袁绍的败北与河北军的溃败,曹操和陶商,这两名枭雄分道扬镳的日子也开始提上了日程。

  大家表面上依旧是笑呵呵的,瞅着非常和善,但彼此都心照不宣。

  都是修行了千年的狐狸,谁不知道谁呀?

  不仅仅是曹操和陶商,就是两军的高阶谋士和战将见面,彼此间也多了几分虚套和防备之意。

  一转眼,时间已经到了陶商应该与曹操离别的日子。

  身为东道主的曹操,在自己的大帐安排了一场盛大的送别宴席,用以欢送共同战线的徐州盟友们。

  但谁又知不知道这是不是又一场阴谋呢?这种事,谁也说不准。

  于是乎,在宴席的日子里,陶商领来了全副武装的战将和精锐士兵们。

  大家都不是好东西,谁也别过分的相信谁,吃饭可以,但配置一定要全。

  曹操也是一样,领着一群全身披甲胄的战将亲自来迎接陶商。

  一看到陶商领来的阵势,曹操不由一愣。

  ”子度贤弟,这真是好大的阵势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攻寨的,你看你这哪里像是来喝酒?”

  陶商笑呵呵的道:“孟德兄也不差啊,请人家吃饭还这般全副武装,三军着甲,不知道的以为你要把我当下酒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