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七十三章 焚营之战

作品:三国有君子|作者:臊眉耷目|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21 17:08:43|下载:三国有君子TXT下载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再加上当夜的火乃是有人刻意为之,且风力极大,曹陶两军的兵马在一顿焚烧屯营粮秣之后,再加上麴义的谋划布置,瞬间便把东西两侧,连绵不绝的袁营给燃烧了起来。

  巨大的火焰连绵不绝的燃烧着整个连营。

  抬头望去,已然可以看见各处营盘火光重重,翻滚而又不断变化形状的浓烟,黑压压的后面时不时透露出几分赤红的光斑。

  不远处,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已经可以印证这场骤然撩起的火灾有多么令人惊骇。偶尔甚至还能听到一些惨烈的痛号声,兴许是有人不小心被大火烧伤,又或许更是有人未能及在沉睡时从帐篷中跑出去,因而遭难。

  “快,快去,快去救火!”袁绍好不容易才从嘴巴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袁绍此刻已经失去了平日里的雍容气度,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他慌张的神情此刻已经溢于言表,很是动容。

  “各部将领和兵士已经去了,眼下中军能抽调的人手,这会儿都已经在救火了。只是……只是火势来得太突然,到这会儿……恐怕……”

  “这下完了,这下真完了。”袁绍失魂落魄的说道,从未感到有这样的绝望无助。

  少时,却见他又突然露出狰狞的神色:“曹阿瞒,陶子度,袁某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杀啊!”

  不知何时,隐隐的从四面八方,骤然又传来了连绵不绝的喊杀之声,曹操和陶商的兵马在大火燃起后,袁军救火自顾不暇之际,又纷纷前来攻寨。

  而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弓弩手们,又开始向着各个连营点不断的放射火箭。

  袁营上空连续不断的火龙怒吼着呼啸着飞向各个角落。在距离袁军大营五百步的山林里,早有曹操和陶商按照麴义的指点,秘密埋伏在这里的一支彪军,他们看见前面的袁军大寨已经起火,立即点燃了林中的灌木作为呼应。

  如此一来,整个袁军的所在场地,除了连营内的大火之外,第二道火墙也成功的在另一个方向将他们的后路截断。

  袁绍惊呆了。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胜利仿佛已经被自己牢牢的攥在了手心里,怎么会突然又飞了?

  在第一批火箭上天之后,曹操亲自上阵擂,命他的士兵全力进攻彼寨。

  陶商麾下的诸将也率领着兵马同时向各处战略要点发动进攻。

  曹军和陶军这一次可谓是倾巢出送,各部战将几乎是尽皆出马,包括曹军的宗族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纯,普通将领中的典韦,庞德,于禁,李典,阎行,于禁,乐进,刘勋等皆出。

  陶商这面的阵容也不含糊,赵云,许褚,太史慈,徐盛,徐晃,徐荣,纪灵等人亦是一个也没有落下,各部精锐营兵也是倾巢出动。

  营火连绵,敌军皆至,袁军此战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救这么大的火本来就是天方夜谭了,偏偏敌军还接踵而至。

  文丑挥舞着战刀,一路血拼来到了袁绍身边,他冲着袁绍高声呼道:”大将军,我护着你杀出去!”

  袁绍此刻已经有些傻了,他呆愣愣的看着已经无法挽救的营寨,听着四处散发出的哭嚎与喊杀声,呆愣愣的不能言语。

  可怜数十万铺天盖地的大军,一朝丧尸战意,指挥系统完全失灵。

  ”轰隆隆!”

  从天而降的火球行前方的营寨外扔了出来,正好砸在袁绍中军帅帐的不远处,溅起了火花和尘土。

  ”不好!”袁军侍卫大叫道:”曹军的霹雳车来了!”

  对于眼下的袁军的情况来说,霹雳车的到来对他们而言可谓雪上加霜。

  文丑重重的一跺脚,怒道:”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将军,恕末将得罪了!”

  说罢,也不管袁绍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扛起袁绍就奔着战马跑了过去……

  乱军之中,无数的袁军因为火焰的关系,纷纷向着陶军或是曹军投降。

  但也有一些战将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不能投降,或者说是无法投降的,因此只能是拼命的向着寨外杀去。

  其中,就包裹前番背叛麴义向袁绍告密的副将张毅公。

  张毅公可是不傻,他深深的明白麴义逃离袁绍营之后,一定是去投靠曹操或是陶商了。

  不过他原先并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在他看来,曹操和陶商的联手再厉害,也绝对不会是袁绍的对手,自己向袁绍告密有功,待日后袁绍灭了曹,陶,杀了麴义之后,自己的富贵荣华可谓手到擒来。

  很可惜,世事无常,万事没有绝对,曹操和陶商用行动生送的给张毅公上了一课。

  张毅公的美梦还做几天,一场滔天的大火就彻底的击碎了他这可悲的梦想。

  曹陶焚烧掉的不只是袁绍的霸主之心,同时也有类似张毅公这样的在袁绍手下渴望升迁之人的贪婪之心。

  而且不只是如此,他们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张毅公正和一众亲信手下匹马奔驰之间,麴义伙同徐荣的部队已经是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是、是你?”

  看着麴义在火光下略显狰狞的神情,张毅公不由得失声惊呼。

  麴义阴笑着盯着张毅公,淡然道:”本将就知道,依照袁绍的心性,本将被你构陷诬告之后,他一定会任命你接替我掌管本部兵马,以示嘉奖之意,嘿嘿,如此甚好!麴某也正愁找不到你,如此只需寻找昔日的先登营便是!张毅公,你今将死,又有何想说的?”

  张毅公的浑身打着哆嗦,闻言震怒道:”麴义,你休要污蔑人,哪个构陷于你了!分明是你自己对主不忠不义,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还不速速将路让开!”

  麴义见张毅公色厉内荏,不由的哈哈大笑。

  待他笑够了,便见他转过头去,对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徐荣道:”徐将军,张毅公旁边的那些人交给你,此人我亲自动手,不知可否?”

  徐荣不甚在意,他这次本来就是陪麴义来的,麴义怎么吩咐,他怎么干便是了。

  不过看着麴义那副趾高气扬的得意劲,徐荣怎么看怎么觉得不爽。

  真小人。

  不过他的表情都是被脸上的青铜面具遮着,麴义也看不见。

  ”包在徐某人身上,麴公自去报仇便是。”徐荣的语气平平淡淡。

  麴义对徐荣的语气心中不是很爽,但也没说徐荣什么,策马直奔着张毅公而去。而徐荣则是率领一众泰山军直奔着张毅公的手下们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