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六十九章 君臣的隔阂

作品:三国有君子|作者:臊眉耷目|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9 17:07:01|下载:三国有君子TXT下载
  高览说麴义的时候,麴义也自然不会放过他的。

  难不成就你一个人长嘴巴了不成?

  麴义说高览有勇无谋,自己强攻大寨乃是为了替韩猛争取时机,分散彼军的注意力,令彼军无暇他顾,高览什么都不知道,还强行与主将争执,违背军令,理当处斩。

  高览闻言大怒:”韩猛攻打许昌之事,我又不曾知晓!你若是说了,我又焉能违抗?”

  麴义冷笑道:”你不过一介莽夫而已,此等重要军机我焉能透漏给你?可这绝非你这匹夫违背军令,对抗主将的理由。”

  高览咬牙道:”话虽如此,麴将军虽然说的好听,但韩猛不也是寸功未立吗?”

  麴义哼道:”那是他自己无能,与我何干?”

  袁绍此刻心烦意乱,再加上因为韩猛之死而心伤,一听麴义这般傲气的侮辱以故之将,一股邪火骤然发作。

  ”麴将军,韩猛乃是袁某点将派往许昌的,你干脆说我也无能好了。”

  麴义闻言忙道:”末将绝非此意。”

  袁绍来回看着两人,突然道:”临阵之机,主将与副将不和,实乃兵家大忌,你二人都是身经百战之将,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袁某今日不为你二人评理,你二人且各自下去,领二十军棍,也算是给你们两名大将涨涨记性,日后休要再犯。”

  高览见袁绍斥责他俩,明白袁绍动了真火,不敢多言,随即低头下去领仗责了。

  但麴义却是一步也没有动,好像跟没他事似的。

  袁绍见状,顿时大怒。

  这算什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当真是反了你了!

  袁绍缓缓的从主位上站起了身,定定的看着麴义道:”你什么意思?”

  麴义面色冷峻,不见任何的胆怯之色,依旧是一脸傲气。

  傲的让人想抽死他。

  ”末将无罪,大将军此举欠妥。”麴义淡淡言道。

  袁绍闻言,顿时勃然大怒。

  ”麴义,你安敢质疑袁某的敕令?”

  麴义拱手道:”大将军乃是主,麴义乃是从,虽然说以主责从,乃是天理,但此番鏖战,麴义自认为并无疏漏之处,大将军不可因战而无功而责备麴义,如此行径,和市井之徒泄愤有何异哉?”

  袁绍被麴义之言气的直迷糊。

  麴义平日里就是极为自傲的人,凭借着对付黑山和公孙瓒的战功眼高于顶,不把诸将放在眼里也就算了,却是连袁绍也不尿。

  袁绍平日里仗着他功勋卓著,且确实是难得的将才,于是便不与他一般计较。但不计较归不计较,这不代表袁绍没有火气。

  哪曾想这厮真是越惯越出毛病,居然敢当众顶撞自己,这跟扛上有何区别?

  高览在旁边也是幸灾乐祸,出言煽风点火:”这简直就是要造反啊!”

  身为四世三公的袁绍平日里最重面子,麴义如此行为,正好触怒了袁绍的红线。

  触怒主公红线的人,一般结果都不是太好。

  袁绍本想立刻就杀了他,但他又爱惜羽毛,怕旁人说他心眼小,随即道:”来人!左右给我把他押下去,重重的打,我不说停,谁也不许停!”

  随着袁绍话音落时,便有两名侍卫进账来抓麴义。

  问题的今天的麴义也不知道早上是不是吃错了东西,嘚瑟大劲了,很是牛逼。

  他一甩手,将那两名侍卫拨弄到一边,然后对袁绍拱手道:”大将军,末将无罪!”

  袁绍见他在帅帐内居然还敢无礼,这般的放飞自我,气的脑袋直冒烟。

  ”你原先有没有罪,袁某不知道!但你现在肯定是有罪了……文丑,张郃,给我把他押下去,打!”

  文丑迈步而出,张郃方想动,却见高览兴奋的道:”不劳隽乂动手,我替你!”

  说完,便见高览毛遂自荐,欠逼登似的主动上去和文丑一左一右的摁住麴义。

  麴义再吊炸天,面对这两名大将也蹦跶不起来了。

  他被文丑和高览摁住,但还是高声道:”大将军,末将有功无过!”

  袁绍气愤的挥了挥手,让文丑和高览将他拽了下去。

  田丰和沮授一同出班,对他道:”大将军,麴义乃是三军上将,若是此刻杀他,于军不利。”

  袁绍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道:”袁某自然是知道麴义在军中的重要,也知道杀他的后果,不然适才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处置他了,焉能把他留到现在?”

  田丰和沮授闻言,这才多少放心了些。

  少时。账外传来了麴义的呼喊声和人群议论纷纷的声音。

  文丑和高览迈步而入。

  高览兴冲冲的对袁绍道:”大将军,麴义那厮对大将军甚是无理,我等已经把他置于帐外开阔处,并让上阶校尉和兵卒都来看着。让三军将士都都知道知道忤逆大将军的下场!”

  高览兴冲冲的说着,却没有发现袁绍的表情显得越发冷淡。

  高览说完之后,见袁绍什么反应都没有,不觉有些紧张,道:“大将军,您……不满意?”

  袁绍一挑眉毛,道:”你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啊?”高览听了这话顿时愣住了。

  ”那个……我不在此处,大将军却是想让我去哪啊?”高览疑惑的问道。

  袁绍冷笑一声道:“如袁某没记错,你现下应该是和麴义一样,在外面领受仗责吧?”

  高览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

  “还不快滚出去自己领棍子!难不成还得袁某挨个派人把你们架出去不成?”

  “是,是!”高览连忙低头承认错误,然后慌张的跑出帐外。

  待高览出去之后,袁绍四下看看诸人,道:“如此看来,短期之内想要攻克曹陶,怕是不可能了,命各部移动营寨,围绕官渡建营,将曹操的大寨包裹在其中!以待良机。”

  众人此刻哪敢违背袁绍意愿,纷纷领命。

  ……

  当天晚上,高览的帅帐内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嚎叫声,声音奇大,几乎都能传遍数里之地。

  相比于高览,麴义明显比他要面子的多。

  手下亲卫将高览被打之后的惨烈之态告诉了麴义,惹的麴义一阵发笑。

  “高览匹夫,平日里自以猛将自居,如今被打了棍子,不还是原型皆漏,根本就是个孬种。”

  侍卫拱手道:“那是自然,高览何许人也,焉能和麴将军相提并论哉?”

  麴义淡淡一笑,突然道:“你去将张毅公找来,就说本将找他有急事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