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六十七章 迷眼遮目

作品:三国有君子|作者:臊眉耷目|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9 18:13:29|下载:三国有君子TXT下载
  无论如何,陶商也算是帮了曹操一个忙,就算是这个忙帮的再不地道,帮的再假,那也是帮了,曹操说什么也得承这个人情。

  但这个人情真是承的别扭啊,让人心里不痛快。

  曹操用目光狠狠的白了陶商一眼,强压住怒气,道:“既然是太傅所言,那想必是不虚的,韩猛当确实为昂儿所斩。”

  陶商郑重的点了点头,道:“确有此事,子修公子虽然有过,但其情可悯,且他既然已经立下了大功了,就请司空准许他戴罪立功吧。且两军阵前,正是敏感时节,擅杀无益,孟德兄细思之。”

  曹操心中的石头落了下来,算是长舒了一口气,他对陶商点点头:“既然是太傅愿意为这混账小子担保,唉!也罢,那曹某就网开一面,饶这逆子一命便是。”

  曹军众人闻言,这才安心。

  曹昂是有过,但刑不上大夫,更何况是阵前斩子乎?

  曹昂亦是如释重负。

  曹操淡淡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曹昂违背军法,必须惩戒!若是不施以惩戒,恐不足以震慑三军……左右,将他推下去,带往校场,施以仗刑五十!”

  众人闻言,都觉得有些重了,五十仗击在正常情况下是足以要了曹昂的小命了。

  但曹操毕竟已经饶了曹昂,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况且施展仗行的兵卒皆为曹操的近侍,那些人都是有眼力见的,手底下有轻重,想必没什么大事,就是做个表面文章给三军将士看看而已。

  曹昂被带下去之后,曹操随即宣布散帐,但众人走了之后,陶商和赵云显然却没有动地方的意思。

  一见陶商不走,曹操的右眼皮子直跳。

  自己适才一时激动说的话,曹操现在有点想反悔。

  谁知道这小子会出什么幺蛾子。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装作没看到陶商的样子,起身就想往帐篷外边溜。

  陶商可是一点机会也不给他。

  “孟德兄,这么着急要去哪?没看到陶某还在这坐着么?”

  曹操心中将陶商的祖上的女性同胞们挨个问候了一遍,然后方才努力的鼓足笑容,转头冲着陶商额首示意道:”陶老弟还有什么事要指教的?你要是愿意在这坐,那就随意吧,坐多久都行,曹某还有点事要去办,军营里杂事很多,都需要人处理,我很忙的……”

  陶商闻言笑笑,道:“孟德兄若是忙便请自去吧,其实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刚才好像突然想起来了,韩猛好像是赵云所杀。”

  曹操往外走的脚步骤然停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露出一副温柔的表情,看着都能腻死个人。

  ”陶老弟刚才好像说是有什么事要让曹某帮忙似的,哎呀你看为兄我这记性,一忙起来什么都忘记了,年纪大了就这样,不比老弟你青春年少啊……什么事来着?”

  陶商笑呵呵的道:“得亏孟德兄还记得,我刚才差点都忘记了,不会给你添麻烦吗吧?”

  曹操转身回来,笑着摆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陶老弟说的事,说什么为兄也得慎重对待,况且你帮我保住许昌,曹某略尽些感激之情也是应该的。”

  ”真的不麻烦?”陶商再次确认道。

  ”真的不麻烦。”曹操很肯定。

  ”要是不方便,孟德兄可一定要跟我说的。”

  ”你有什么屁就赶紧放吧,别墨迹了行不……”

  陶商笑呵呵的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若是打败袁绍后,我军回返徐州的时候,我想绕道借道往颍川阳翟一行,不知孟德兄肯允否?”

  曹操闻言顿时一愣,他以为陶商不是要钱就是要城池呢。

  原来是要绕道借道而行。

  事情到不算是大事,不过姓陶的此举只怕是没那么简单。

  曹操表面上看起来还是笑呵呵的,但心中已经转起了千百念头。

  陶商看着笑眯眯的看着曹操,道:“孟德兄,此事可行否?”

  曹操只略微思虑了一下,但立刻反应了过来。

  他露出了笑容,捋着胡须问陶商道:“事倒不算是大事,但曹某还是得多嘴问上一句,太平公子为何如此行事?阳翟离你沛城可是不甚近呢。”

  陶商长叹口气,道:“当年,颍川的孔伷对我有扶持之恩,他如今虽然已死,但故人之恩不可望,我想借此良机前往故地去拜祭他,也算是全了当年的故人之情。”

  曹操闻言,心中直接暗道扯犊子!

  还拜祭孔伷?你怎不说拜祭孔子呢?

  心中对陶商之言极为不屑,但曹操还是笑呵呵的道:“陶兄弟真乃重情重义之人也,像你这样的人,若能为友,真乃人生之大幸也。”

  陶商笑呵呵的道:“孟德兄过赞了,今后若是有机会,陶某会对兄长做到同样的事。”

  曹操听了这话,起初还挺美,到后来寻思寻思不是味儿。

  这好像是在咒我死呢。

  压住胸中的火气,曹操淡淡的对陶商言道:”既然陶兄弟如此重情重义,那曹某便成全你又有何妨?只不过你如何对咱们能够打赢袁绍这般自信,回头若是被袁绍赢了咱俩,别说是你去阳翟祭奠孔伷,怕是届时得还得让袁绍祭奠你我了。

  陶商笑道:”有孟德兄在此坐镇安排调度,陶某对打败袁绍之事极有信心……跟着曹兄走,一切皆会有。”

  曹操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

  事情定下来之后,陶商和曹操又客套了几句之后,随即告辞。

  陶商刚一走,曹操便立刻派人找来了戏志才。

  曹操将陶商的要求跟戏志才叙述了一遍,随道:”陶商此人,看似君子良善,实则狡诈如狐,办事从来都是颇具深意,次此说战后去颍川,曹某一时之间揣摩不出他的深意,因而找来戏公,你看此事若何?”

  戏志才虽然是以谋略设计见长,但这么诡异且古怪的要求,他一时半刻也没琢磨出味儿。

  少时,方听到他慢悠悠的道:”若是说陶商心念孔伷,去故地拜祭于他,我也是不信,就算是他跟孔伷关系真的好到这般地步,在徐州设一灵堂足矣,此举倒确实是令人奇怪,不过却也无妨,我们不一定非要知晓陶商想要干什么,我们只需知晓彼军动向,到时候再加以设计便是了。”

  曹操一听这话,顿时一喜,道:”戏君之意,莫不是想乘着陶商去往阳翟之机,设计断其归路,再行……”

  说到这的时候,曹操伸手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