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个恩赐,或者,一个诅咒

作品:诡秘之主|作者:爱潜水的乌贼|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9:27:02|下载:诡秘之主TXT下载
  冰冷的魔药滑过喉咙,给克莱恩带来了些许麻痹,直入灵魂深处的麻痹。

  他的舞步已然停止,他的精神莫名拔高,整个人似乎一下来到了高空,正俯视着残破的复活广场,俯视着因一次次雷击而慌乱的库克瓦城。

  这一刻,他的情绪莫名躁动了起来,只觉下方来往的每一个行人,都有一根无形之线连接到自己手里,正跟着自己的指挥,或喜或怒,或哀或乐,表演着各种各样的行为。

  类似的感觉,克莱恩这段时间常常会有,明白这是“导演”的视角,将事情所有参与者视作了秘偶,视作了演员,试图操纵或引导他们上演一出盛大戏剧。

  抓住那一抹熟悉,克莱恩连忙调整了心态,将情绪完全抽离了出来,以冷漠旁观的姿态注视着一切,不被戏剧里的情感影响。

  作为一名“导演”,当依循剧本,参考现实,理性做出分析,有所取舍,让情绪的累积、事件的推进和线索的调用都在自身掌控之中。

  心态一定,克莱恩精神立刻沉淀,旋即感受到魔药的力量在体内发散开来,如同一张丝线锋利的罗网。

  霍然间,克莱恩只觉自己的精神体连同血肉,被分割成了数不清的细小部分,再也难以忍耐,发出了一声源于灵魂深处的惨叫:

  “不!”

  他的思绪随即也被分割,成为了一个个碎片,与不同的血肉结合,有了自己的意识:

  这有疼痛的克莱恩,这有傲慢的克莱恩,这有冷酷的克莱恩,这有温柔的克莱恩,这有自娱自乐的克莱恩,这还有周明瑞,还有夏洛克.莫里亚蒂,还有格尔曼.斯帕罗,还有道恩.唐泰斯!

  他的整个灵体,似乎被谁放入了粉碎机。

  不远处,脸颊上一滴滴泪水无意识滑落的伦纳德先是看见拥着戴莉.西蒙妮的队长邓恩,变回了克莱恩.莫雷蒂的样子,旋即注意到对方脸庞、脖子、手背等地方,一个个淡色的肉芽凸显了出来,仿佛有了自己生命力,不断往外生长,化成透明的蠕虫,而衣物底下,同样有蠕动的痕迹起起伏伏。

  这让伦纳德有种对方下一秒就会崩解成一团透明蠕虫,各自奔向不同地方的感觉!

  他正想做点什么,突然脑袋一晕,本能就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瞧。

  那些从克莱恩身体内长出的透明蠕虫,在阳光底下,闪耀出一个又一个立体层叠的神秘符号,它们贯通了更高的层次,连接着底层的定律,直观地表现着诡异、疯狂、变化、力量、知识等抽象的概念。

  呜的阴冷之风里,克莱恩四周浮现出一条又一条虚幻的黑色细线,它们搅和在一起,形成了一根根奇异的“触手”。

  触手张扬间,精神体、星灵体、心智体、以太体全部变成碎片,分别融入不同蠕虫的克莱恩各种思绪嘈杂,混乱,矛盾,轻轻飘飘间,似乎正飞向无穷高处,那里有无数的幻影在簇拥着扭曲巨大的建筑,或吹奏,或演讲,或嘶吼,或呓语。

  克莱恩凌乱的无数感官里,周围的一切层叠了起来,仿佛变成了灵界,但又有活人来往,有恒星照耀。

  这个时候,他一个又一个思维碎片里,出现了同样的记忆,鲜明的记忆。

  那是天使之王亚当闭目祈祷,震撼登场的一幕;

  那是用“丧钟”左轮抵住因斯.赞格威尔,开枪打爆他脑袋的一幕;

  那是露出“小丑”的笑容,低沉说出“这一枪,是队长的”一幕;

  那是“观众”亚当用清澈单纯眼眸旁观着戏剧结尾的一幕;

  那是变成邓恩.史密斯的样子,邀请戴莉.西蒙妮跳落幕之舞的一幕。

  它们是如此的鲜明,尤其“观众”的目光,更如同有实质反馈,有吸引力一样,让克莱恩逐渐找回了自我认知。

  我……

  我是谁?

  这个问题,克莱恩在“无面人”阶段就有回答,无需再多想,迅速弄明白了身份:

  一个来自地球,被克莱恩记忆碎片有所重塑的人;

  一个被“值夜者”经历深刻影响着的人;

  一个明哲保身,害怕危险,却又能为坚持付出一切的人;

  一个守护者,一个可怜虫。

  非源于精神体、心智体的奇异感官从分裂的碎片里一点点抽离,凝聚出了克莱恩新的思绪,冷漠,平静,旁观,俯视的思绪,能从更多角度更多方面看见世界真实的思绪。

  他明白,这或许就是神性,不做抗拒,借此将原本的灵体碎片用黑色丝线一个个串连起来,缓慢地变回了一个整体。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了晋升仪式的作用。

  这是一个烙印,也是锚点,相比其他途径,精神体会分裂的“诡法师”更早地就需要锚点!

  不过,这还无需信仰来支撑,相反,信仰太庞杂,太混乱,太多个人的情感,很容易在这个仪式的分裂状态下,抹掉本质暂时还只有序列5的晋升者的人性,仅留下神性。

  一场华丽深刻的戏剧,众多观众的注视,足以成为锚点!

  虽然这次现场观众很少,但作为“观众”途径最顶尖的存在,亚当一个能抵成千上万的普通观众,他甚至可以空想出一剧场的观众来制造效果。

  整体终于成形,各种各样的知识从半神半人的灵体深处涌出,席卷着克莱恩的脑海,给他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冲击,脑袋都似乎快要爆炸。

  不过,已初具神性并有过多次经历的他,以俯视旁观的姿态,相对轻松就度过了这个阶段。

  他脸上、手上、脖子上、衣物下方的透明蠕虫缩回了他的体内,他又变回了黑发褐瞳的克莱恩.莫雷蒂。

  看了眼怀中逐渐冰凉的戴莉.西蒙妮,克莱恩抱起这位女士,一步步走到伦纳德.米切尔面前,郑重地弯腰,将她放到了地面。

  此时,戴莉已没有了漆黑的鳞片和洁白的绒毛,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她眼睛轻轻闭着,嘴角微微上翘,就像在做一场最深最甜的美梦。

  克莱恩站直身体,望向重新睁开眼睛的伦纳德,低沉说道:

  “她回归了女神的国度,就和队长一样。”

  他刚才用“秘偶化”中止逆转了戴莉的异变,让她像个人一样逝去,然后又解除了控制。

  “嗯。”伦纳德想强行笑一笑,却不自觉流下了眼泪。

  克莱恩轻轻点了下头:

  “对她来说,这或许不是太坏的结局,以人的姿态回到了信仰的神灵的怀抱,而那里还有队长他们。”

  说话间,他下意识又真情实感地抬起右手,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

  伦纳德本能跟着画出绯红之月,旋即怔了一下,表情变得颇为古怪。

  克莱恩环顾了一圈道:

  “你带着戴莉女士返回东拜朗,就说她死于因斯.赞格威尔的袭击,并对因斯.赞格威尔的死亡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放心,不会有人追查你的,当然,你也可以趁这个机会离开‘红手套’。”

  “我,我习惯在教会。”伦纳德沉默了下道。

  克莱恩随即摘下丝绸礼帽,行了个告别礼。

  他拿着帽子,转身走向因斯.赞格威尔的身体,从上面取走了一张牌,描绘着一辆战车和一个深红祭司的牌。

  那个深红祭司的脸孔,俨然便是罗塞尔.古斯塔夫。

  伦纳德嘴唇翕动了一下,忽然开口道:

  “你,你不回归教会吗?”

  克莱恩没有转身,将丝绸礼帽戴上,向着广场另一个出口行去。

  走了几步,他才顿了一下,背对伦纳德回答道:

  “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伦纳德怔怔看着那熟悉的背影渐行渐远,逐渐消失。

  又过了一阵,复活广场上飞来了好几位非凡者,其中一位,身穿黑夜教会普通神职人员的长袍,有一头秀丽的乌发,有一张精致的脸孔。

  没人看得出她的年纪,因为没谁在乎这点,只会去注意她那双藏着无数繁星般的幽邃眼眸。

  这位女士浮于半空,静静望向广场之上,只见因斯.赞格威尔的残骸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样子,碎裂的头部盖了张常见的塔罗牌。

  那是星星牌。

  …………

  灰雾之上,克莱恩将“红祭司”牌放于左手边,闭目休息了一阵。

  对于“诡法师”的能力,他已有了初步的了解和掌握:

  一方面,他能变成体型差距不是太大的动物,灵体状态时则可以无视这点,他可以将自己或他人的伤口和疾病转移给替身纸人,并获得近千米的“火焰跳跃”距离,空气子弹的威力也提升到了炮弹层次;

  另一方面,他能在三秒内完成“灵体之线”的初步控制,十五秒内彻底将目标转化为傀儡,操纵范围是150米,同时,利用交互的“灵体之线”,他可以让秘偶使用他全部的非凡能力,可以在一千米的有效范围内,自由地与秘偶调换位置。

  基于这点和自身神话生物形态分离出的蠕虫,以及在“灵体之线”上的伪装,克莱恩可以做到更高层次的替身使用,也就是说,只要有任何一个秘偶还活着,“诡法师”都不会死!

  敌人将很难知道,杀死的究竟是“诡法师”,还是他的秘偶,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无法判断。

  确定状态,休息了一阵后,克莱恩立刻走向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深处,走向那通往天国般的光之阶梯。

  不出他所料,那里又多了一层台阶,光芒凝聚的台阶。

  这一次,克莱恩确信,自己可以借助这巨人所属般的六层阶梯,登上那凝聚的灰云。

  一步,两步,三步……他走到尽头,纵身一跃,踩在了灰雾形成的云朵上。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道沾染了些许青黑的灿烂光门,这由数不清的层层叠叠的光球组成,每一个光球的本体则是一堆堆合抱成团的扭曲蠕虫,它们有的透明,有的半透明。

  这就是克莱恩通过“赢家”恩佐看见的画面,但实物非常模糊,似乎有什么遮挡了他的视线。

  另外,在光门之上,垂下了一条条黑色的细线,它们悬挂着一个又一个近乎完全透明的“蚕茧”。

  那些“蚕茧”轻轻摇晃,分别包裹着不同的魂体,有的黑肤,有的黄种,有的是白人,有的穿着牛仔裤,有的拿着手机,有的衣物艳丽,有的五官漂亮,皆有活着的气息,却又紧闭着双眼。

  克莱恩目光一下凝固,就仿佛回到了地球,正走在人种齐全的大街上。

  然后,他注意到,有三个“蚕茧”已经破开,里面空无一物,正随风摆动。

  抬起脑袋仰望的克莱恩默然注视着这一切,静静地注视着。

  (第四部完)

  PS:求月票!百镀一下“诡秘之主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