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章 长得丑玩的花

作品:我的梦境开了挂|作者:小锦鲤|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2 23:24:37|下载:我的梦境开了挂TXT下载
  叶怜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哪曾想第二天,又出现了一封信,这次比上次谨慎多了,封面上写着叶怜收。

  她蹙着眉,这又怎么办?

  更尴尬的是这次并没有夹杂在抽屉里的试卷里,叶怜手一摸就摸出来了,被周乐乐看了个正着。还好周乐乐只是促狭的笑了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叶怜略烦躁的看着这封信,既不想拆开看,又怕以后还有。

  这份焦躁的心情很快就被旁边的周乐乐发现了,“怜怜你怎么了?”她半眯着眼,正迷迷糊糊的想要沉入梦乡。春困夏乏,呵啊。

  叶怜摇摇头,并不想麻烦周乐乐。

  “是你收到的那个情,信封?”她略睁大了一点儿眼睛,但还是没精打采的样子。

  “嗯。”叶怜胡乱在草稿本上画了几笔。又把信封拿出来,叹了口气,该如何是好。

  周乐乐撑起来一点儿身子,“我帮你看看?”

  叶怜没说话,僵持了两秒,肩膀一垮,把东西递给了周乐乐,然后抿着嘴,看着她。

  大概半分钟,周乐乐浏览完了,眉头皱的死紧,能夹死苍蝇那种,眼见着脸上带了点儿怒火,她压抑了下来,“你知道谁写的么?”

  “不知道,怎么了?”

  “那没事,你不看这东西吧?”周乐乐摆摆手,吸了口气,咬着牙问。

  “呃……我不想看,这个……”叶怜话还没说完,被周乐乐打断,“那你不想看,我就把它撕了,太恶心人了。玛德什么狗东西。”

  说着周乐乐眼神狐疑的往讲桌边的那一套课桌看过去。但是那里空无一人。然后又在班上巡视一圈,这么早,来的只有自己,王浩和叶怜。

  王浩不是那种人,睡的比自己还昏天黑地。果然吧……还是刘全那逼崽子更可疑,可惜这封信没署名,不然她要让写这份信的人知道花儿为什么开的那么红。

  叶怜懵逼的看着周乐乐拿着信,三下五除二的撕成三四份丢在垃圾桶里。咳,乐乐还专门跑去垃圾桶里丢,突然好奇到底写了什么。

  “好了怜怜,你今晚就写张纸条,告诉他,你不知道他是谁,让他留个联系方式。”好让我放学套她麻袋暴打一顿。想到刚刚看到的内容周乐乐就气的喘气。

  什么叫我觉得你应该喜欢我,但是迟迟等不到你表白,所以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

  呸,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狗辣鸡。

  周乐乐暗自骂了一句。

  叶怜有点儿疑惑,“不应该是直接让他不要送了么?”留个联系方式是什么骚操作。

  “这你不用管,到时候直接给我就行。”周乐乐扑过去搂住叶怜的脖子,“哎呀,妈妈的傻孩子。”

  如果可以,我想打你。叶怜面无表情的想着。

  不过好歹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下午放学,按照周乐乐的强烈要求,叶怜只得留了张纸条。

  希望明天没什么事儿发生吧,只能这么祈祷着。

  结果第三天,神奇的粉色信封没有了,但是,多了一张粉色的纸条,

  上面只有一句话:周五放学,学校小树林等我。

  叶怜一愣,这个是……约战书?仿佛看到了以前自己被欺负的样子,纸条被捏紧。却被周乐乐一把拿过去。

  “嗨呀,这龟孙,还要周五放学等他,脸咋这么大。服了服了。”周乐乐两下把字条撕碎。

  行啊,周五放学,我叫一堆人来等你。明天给我等着。

  周乐乐怒气上头,一天下来都没有再睡过觉,精神得很,叶怜都多看了好几次她。这状态太不对劲了吧。突然特别后悔那天没有看到那封信到底写了什么。不然就能弄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了。

  不过人呢就要懂得放弃,在周乐乐口里打听了半天,也打听不出个什么劲,叶怜就放弃了。只能看着周乐乐的眼珠子转了又转。一副要做坏事的模样,不,用周乐乐本人的话来说,就是,这是惩恶扬善?

  于是等到当天,周乐乐就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叶怜眼睁睁的看着周乐乐往里面揣了根……棍子?!

  “乐乐,你要干什么?千万别想不开啊。”叶怜一把抓住那拇指粗细的铁棍,死活不让周乐乐塞进书包里。

  “哎呀,怜怜我不用,只是拿来防身嘛,谁知道那是什么情况,你忘了张恬枫做的事儿了么?”周乐乐感觉到叶怜的手指放松了一点儿,赶紧抢过棍子塞进去。

  然后拉上书包拉链,拍了拍手,“你看嘛,我们俩弱女子能干什么?打的过别人一个男生?不可能,最多自保。所以你放心吧,别皱着眉啦。”

  叶怜一想,也对,“那我们不然叫上凡单?这样更不会吃亏。”

  周乐乐往后摊了摊,如果真的再遇到张恬枫那件事,她们两个也没什么作用,就算是带十七八根棍子,都是给别人送的武器。

  “可以,那我给他说,这么大的个子,一看就能唬人。”于是周乐乐仰着下巴转过头,“肌肉,给你商量件事儿呗。”

  “什么?”凡单头埋着打游戏,不是很想理会。

  “你过来,跟我出来,我给你说。”周乐乐往后一仰,抢过他的手机,随手丢给张澄城,“走吧。”

  凡单一脸懵逼,但还是乖乖跟着出去了。

  “肌肉我给你说,今天……”巴拉巴拉,周乐乐说的口干舌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要不然肌肉脑袋肯定想不清楚。

  整件事听的肌肉热血上头,“好,我一定保护好你们,放心,我就躲在附近,有什么事儿直接喊一声我的名字。”

  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看的周乐乐眼皮一跳。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事实证明,凡单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靠谱了!

  说好的他一个人,但是,如果没搞错的话应该是三个人。其中还有班长大人!

  张澄城抱着书包,一脸事不关己,请忽略我的样子坐在一颗大树后面。

  至于凡单和班长大人,就在绿化带丛的另一边站着,如果蹲下就完全看不到人。叶怜被赶了过去,和凡单他们蹲在一起。

  她面色尴尬,“可,班长你怎么来了?”天啦,太丢脸了吧。

  “凡单不放心,所以把我叫过来了,做个……现场见证人?怎么,不欢迎我么?”方天阳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叶怜头皮有点儿发麻。

  “不是,就是觉得太麻烦了……本来昨天就想结束的,但是乐乐非常想知道写信的人到底是谁,所以……而且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叶怜埋着头快速解释,嗓子眼儿都有点儿发干。

  “我倒是不觉得麻烦,那我们安静在这儿等着吧。”方天阳看着她,不欲多说。

  “嘶……班长,女神,我到那堆绿化带丛去等,顺便和张澄城聊聊天。”凡单总觉得这儿气氛怪怪的,好像容不下他的样子……

  “嗯,低调一点儿。”

  “嗯嗯。”凡单点头如捣蒜,一副死里逃生的样子赶紧溜走。

  留下更加尴尬的叶怜。

  啊,这如死一般的寂静……我该说点儿什么来打破这种寂静呢。叶怜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着。什么话题不失礼貌又不疏远的样子。

  突然想到了,叶怜脱口而出,“今天的作业你写完了么?”

  然后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叶怜的脸慢慢的变红,冒烟,“不是,我说,那个……”突然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方天阳轻笑一声,“差不多了,你呢?”

  “我我。我也差不多了。”臊红了脸,自己果然是个笨蛋。

  “嘘,有人来了。”叶怜还想说什么来补救的时候,方天阳把食指轻轻的放在叶怜的嘴前。

  他的眼神冷冷的看着来人,让叶怜一下就冷静了下来,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不出周乐乐所料,果然是刘全那个骚人。铁打的笼子也管不住他这只水做的鸡。周乐乐咀嚼着泡泡糖,啪噗啪噗的吹着泡泡。看到刘全来了,“呦,还真是你啊。”

  吹出来的泡泡都充满着挑衅的味道。

  “怎么是你?”刘全非常不满意,“叶怜呢?不是让她等我么?怎么你在这儿?”

  “呦呵,我还不能来了?不好意思,问怎么联系的人是我,你想太多了吧?”周乐乐干脆吐掉嘴里的泡泡糖,拿纸包起来揣兜里。

  刘全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你别想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人。我们之间没可能的。”

  周乐乐一下就震惊了,这个人的脑回路?怕是多了一根姓骚名骚的神经吧?于是周乐乐仰着头,几乎是用鼻孔看着刘全,“你爸爸给你的勇气?你也不看看自己啥样,我看上猪都不会看上你。”

  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周乐乐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的开口,“你看看你写的什么狗屁东西,老子告你性骚扰行不行,真的是癞蛤蟆想青蛙,长得丑玩的花。”

  “又矮又丑还满脸痘,期中还考得啥狗屎玩意儿,我们班的裤衩子都要被你拖掉了。”周乐乐的嘴毒名副其实。

  不远处的凡单紧紧捂住嘴忍不住不笑,同时也暗自庆幸,还好周乐乐这炮火没有在他身上实验过。不然……他捏了捏拳头,可能会忍不住打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