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六十六章 熟悉的身影

作品:九龙拉棺|作者:小丑|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8-14 10:16:16|下载:九龙拉棺TXT下载
  面对魏老板的质问,达旺法师依旧面不红心不跳,十分平静地说,“我的确在魏老板这里得到了不少好处,不过这些好处却并非无条件赠与,我们只是利益交换,拿到多少,我便还了你多少,现在大家谁也不欠谁,你更别指望还能继续控制我,我不会再替你这样的疯子卖命。”

  魏老板铁青着脸,吭了一声,“你考虑过后果没有?”

  “不管什么后果我都不在意,我已经收你们摆布够久了,早就过够了这种生活,现在我要过回自己的生活!”达旺法师边说边朝酒店外走,我见他脚步踉跄,走出酒店时差点摔了一跤,赶紧上去扶他,却被达旺挥手制止。

  他十分认真地看着我说,“叶老板,今天的斗法我输得心服口服,你果然是真正的人中龙凤。”我很惭愧,其实魏老板有句话说的很多,我之所以能战胜达旺法师,靠得并不仅仅只是我个人的能力,还有龙灵蛊的气场加持,否则未必能破解掉他的精神幻咒,但达旺法师故意抬高我的能力,我也不能违背了他的一番心意,只能默不吭声了。

  达旺法师推开我,跌跌撞撞地走向酒店大门,现场一片死寂,魏老板忽然大笑道,“达旺,你这个傻子,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条不怎么听话的狗罢了,你有什么可狂的,你以为摆脱了我就能获得自由了吗?”

  据我说知,降头师都是高傲很有尊严的,魏老板的话这么不客气,换做别的降头师恐怕早就当场翻脸了,然而达旺法师却没有,只是垂头默然走出了大厅,大厅中无数同行看着这一幕,都沉着脸没有讲话。

  魏老板的心思早已昭然若揭,摄于对于的实力,这帮同行却敢怒不敢言,直到我亲自上场击败了达旺法师,彻底粉碎了魏老板的强权,这时,人群中才有人默默开口说,“魏老板,你的人已经失败了,事先大家有言在先,谁输了就不能再争取这个会长的位置,我们都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对,你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已经败给叶老板,你没有资格继续竞争下去!”

  有了第一个人开口,接下来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一时间墙倒众人推,整个酒宴大厅充斥着对魏老板的口诛笔伐,有人甚至将他从前是如何蛮横霸道,欺压同行的事情也曝光出来,群情激愤越说越激动。

  魏老板知道大势已去,继续厚着脸皮留在这里只会自讨没趣,于是拱手向大家说,“各位,魏某人原本是好心邀请大家前来参加酒宴,谁知道有人不识抬举,非要朝我头上泼脏水,甚至大闹酒宴,今天这场寿宴已经办不下去了,魏某人会依次向大家登门道歉!”

  说完这些场面话,魏老板怒视我一眼,带着一干手下灰溜溜地离开,之前还得意得不得了的魏平更是犹如耗子见了老猫一样,看向我的眼神已经充满惧意,紧跟在魏老板身后一言不发地逃走。

  “小叶……”张强忽然拽了拽我的袖子,将眼珠朝何振华那个方向瞥了几下,我心领神会,急忙对何振华拱手说,“何老,这边的大局由你来主持吧,我和老张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虽然这次粉碎了魏老板的阴谋,却还是没能为何振华惨死的儿子讨回公道,不仅如此,就连韩涛也意外地消失不见,这点让我无比胸闷。

  何振华也明白我的迫切,当即表示无妨,让我和张强赶紧去办自己的事,离开酒宴之后,我和张强立刻飞奔回藏匿李飞的鱼店,却发现大门反锁,韩涛和李飞都不在鱼店里,不仅心中一沉。

  张强小声说,“会不会是韩涛这小子对你……”

  “不可能!”我断然否决道,“韩涛的性格我很清楚,绝对做不出背友求荣的事,最大的可能性是他在路上出意外了,我们都小看了姓魏的,这家伙不仅提前洞悉了我们的计划,而且一直都很隐忍,直到我们赶去参加酒宴的路上才动手,把时机拿捏得刚刚好!”

  张强苦笑道,“那现在怎么办,韩涛就这么无缘无故地失踪了,连一丝追查的头绪都没有,我们到底该去哪里找人啊?”

  我也没辙了,晋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在拥有几百万人口的城市中找出一个人,有点大海捞针的意思,张强提出一个建议,问我要不要去韩涛的老家找找看?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总比干坐在这里等要好。

  我想想便同意了,立刻和张强上了面包车,直奔韩涛的老家而去,路上,张强骂骂咧咧地说,“小陈,我感觉这个姓魏的很不对劲,他似乎对咱们底细特别了解,连你会把人藏在鱼店的事情也知道,要知道在姓魏的刚来晋西不到半年,而且这半年以来你一直跟随阴蛊邪王躲在深山修法,他没理由会打听到关于你的情报。”

  我沉下脸说,“老张你还不明白,姓魏的今天干的事,和十几年前的老饕如出一辙,每次看见姓魏的,我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老饕,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跟老饕拖不了干系!”

  张强听完我的话之后很不淡定,苦笑着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情况就有些糟糕了,看来摩门和老饕一直没有放弃对晋西市场的争夺,姓魏的不过是一颗摆在台面上的棋子而已。”

  我冷笑不止,“今天我们挫败了魏老板的阴谋,恐怕这家伙绝不会善罢甘休,往后的日子才是最难捱的,魏家一定会对我们穷追猛打!”

  张强哼笑了两声说,“来就来,我老张也不是被吓大的,连摩门的势力我都不怕,还会畏惧区区一个魏老板!”

  不久后我们来到了韩涛从小生活过的乡镇,韩涛家庭情况不是很好,家里只有一个失聪的老爹,在镇上贩凉席维生,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韩涛的老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韩涛老爹估计并不知道自己儿子失踪的事,如果贸然把这件事告诉他,很有可能会让老人家心酸。

  站在凉席店外沉迟疑了很久,张强拽了拽我的袖子,问我到底该怎么办?我还没想出个合理的询问方案,余光却在大街上瞥见了一道十分熟悉的背影,眼神立马就亮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