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7章 渣男中的战斗机

作品:药师种田:娘子,超凶的|作者:麦子米|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1 23:00:05|下载:药师种田:娘子,超凶的TXT下载
  自从上次过来抢东西被赶走后,严婆子和大房的人就安分了许多,这还是头一回听到那边的消息。

  盛竹精神一振:“祖母去世了?”

  沈峥:“......不是。”

  那就没什么好玩的了,盛竹挥挥手,不在意地道:“不管,他们出他们的事,咱们过咱们的日子,别掺和。”

  就大房那些人,搞不好就容易惹一身骚回来。

  沈峥挠了挠头,“这样好吗?那边事情闹得挺大的,而且来了好多人,我瞅着不太妙。万一祖母扛不住让人过来喊咱们,咱是去还是不去啊?”

  话音刚落,就听院门口有人喊:“大郎媳妇!三郎!快,你大伯那边要跟人打起来了,你祖母让你们赶紧过去帮忙咧!”

  盛竹:“...哎,知道了。”

  她横了沈峥一眼,“乌鸦嘴!”

  沈峥一缩脖子,脸色讪讪的,问道:“那,那咋办,咱去吗?”

  盛竹抬脚往外走,没好气地道:“能不去吗?那可是你亲祖母跟亲大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不去,咱名声可就臭大街了,以后谁还跟咱玩儿?”

  说着,她问沈峥:“大房那边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还打起来了呢?”

  沈峥立马来了劲,开始滔滔不绝,“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门口围了好些人,我随便听了一嘴,好像是说堂哥跟镇上哪个女人私通,被人家丈夫抓了个正着,那男人大怒,领了七八个汉子,捆着妻子就找上了门,要堂哥赔偿五十两银子,要不然,就卸了他的...那个啥,再去衙门里告他通奸。”

  通奸可不是小罪,虽然不至于砍头,但几年牢饭肯定要吃的。

  盛竹心里越发鄙夷那个沈金宝,老婆大着肚子就快生了,他倒好,在老婆的孕期内瞎搞胡闹,还惹出这档子糟心事来,简直是渣男中的战斗机。

  要她说,还赔什么银子啊,这种人就应该直接抓去坐牢,把牢底坐穿!

  说话间,已经到了老宅。

  果真围了一大群村民,把院门口堵得水泄不通,有那挤不出去的,干脆趴在院墙上看;还有几个调皮的孩子顺着墙边的白杨树爬了上去,坐在树杈上挤眉弄眼,把树上嘶鸣的知了都吓得跑了个精光。

  盛竹也不着急进去,躲在人群后方侧着耳朵听,想知道事情进展到哪个阶段了,沈金宝的那根罪恶之源有没有被卸掉。

  “不要脸皮的狐狸精,千人枕万人骑的骚货,勾男人都勾到家里去了,什么卖豆腐的,呸,分明就是个卖肉的!”

  “就是,听说她家男人只是出门走了个亲戚,回来就遇上了这档子事,气得差点儿没把沈金宝打死,得亏沈金宝跑得快,不然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打得好!那沈金宝就不是个好东西,他婆娘苏氏模样也不差,人又勤快孝顺,不就是怀了孩子嘛,忍几个月不就好了。这个丧良心的,像没女人会死似的,三天两头往外跑,以前还只是逛逛花楼,现在倒好,直接逛到人家小媳妇身上去了,胆子可真够肥的。”

  说这话的都是女人,女人理解女人,自然也同情女人,对于外面的那些狐狸精,总能瞬间站在统一战线上,同仇敌忾。

  旁边听了这话的年轻男人显然不赞同这个观点,插嘴道:“话也不是那么说的,你们没瞅见那卖豆腐的女人长啥样?那脸面,那身段儿,是个男人就忍不了,也不怪金宝兄会犯错。”

  几个女人齐刷刷看过来,仇视地瞪着他。

  其中一个叉起腰,咬牙切齿道:“陈二狗,你有本事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陈二狗一看局势不妙,赶紧腆着脸笑:“媳妇儿,我喝多了,说胡话呢。”他一拍脑门儿,“哎呀,我突然想起来了,地里还有草没锄呢,各位嫂嫂和婶子,走了哈!”

  说完,热闹也不看了,溜之大吉。

  盛竹正听得津津有味,陈二狗家的一转头看见她,立时从悍妇模式切换到八卦模式,眼里都发着光,“哎哟,这不是大郎媳妇嘛,你是来替你堂嫂撑腰,抽那贱人耳光的吧?快,大伙儿都让让,让大郎媳妇进去!”

  没等盛竹反应过来,她就被人群推搡到了最前面,好险扑了一个狗啃泥。

  抬眼一瞧,好家伙,院子里可真热闹。

  沈大伯面色铁青,搀着严婆子站在大门前,严婆子脚边跪着沈金宝,沈金宝边上蹲着赖氏,赖氏伸手摸着儿子的脸,哭哭啼啼骂骂咧咧,什么“小骚狐狸”,什么“贱货”,什么“我的金宝儿啊”,听得人恨不得洗耳朵。

  至于沈芙蓉,正缩在大门里面,探头探脑。沈芙蓉的嫂子苏氏挺着个大肚子立在严婆子身后,面无表情。

  在他们对面,站着七八个魁梧的汉子,领头的是个刀疤脸,手里拿着镰刀和绳子,气势汹汹。

  几米外的地上,一个穿着绿色襦裙,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斜躺在那里,正捂着脸嘤嘤地哭。

  看那玲珑的曲线,确实挺勾人的。

  见有人进来,院子里对峙的双方都齐齐转过头来。

  盛竹呲出一口小白牙,挥了挥爪子,“嗨,你们好。”

  “好个屁!”领头的刀疤脸上下一打量她,嫌弃地呸了一口,“哪里冒出来的丑婆娘,滚!”

  盛竹暗暗翻了个白眼,以为她乐意过来管这档子破事啊,她还真想滚呢,然而...

  “大郎媳妇,过来!”

  ...看,滚不了吧?她就知道。

  盛竹只好认命地走上前,假装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问严婆子:“祖母,这是咋回事?这些人都谁呀?咦~堂哥你怎的鼻青脸肿的,莫不是偷人...家的鸡被打了吧?”

  严婆子嘴角一抽。

  这小贱蹄子,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她嫡亲的宝贝孙子可不正是偷人挨的揍么?

  不过眼前不是发飙的时候,盛氏别的不占,战斗力还是很强的,那张小嘴儿,嘚吧嘚吧能把人气死,正好可以帮大房对付这帮子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