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序章

作品:风起双神|作者:体面的火柴|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6-15 21:03:48|下载:风起双神TXT下载
  楔子

  汉元历345年,双神星系东方星群翠芳星汉玉龙共和国东部边界外,龙王战已经到了尾声,大部队都停止了进攻开始着手战场清理的工作,只有未在大战中赚得军功的小股部队还在不停的搜索残余的敌人,致命的大叶龙息森林里,传来巨大的金属声响,有人还在战斗,不过这巨大的动静,不像是落魄的小股部队啊。

  “可儿,战损情况。”刘月夕异常疲惫,已经和这个难缠的对手打了快一天了,即使是红团的天位,也到了极限,当然对手也好不到那里去。

  “主人,左手腕受损丧失30%的输出力,右手腕随时有失去动力的危险,二侧真空炉的动力输出也下降了一半,符文剑损耗严重,盾牌刚才被打飞了。”听到可儿的数据,月夕捂住脸,看着衍射仪上的对手,那个难缠的女人,说道:“可儿,龙王战都结束了,你看看能不能联系一下我们的头牌来帮个忙,这个女人太难缠了。”

  “主人,已经联系过好几次了,刀子哥哥不愿意来,说他不想扯到你和你女人的战斗里。”

  “没义气啊,大哥有难,他做小弟的居然如此狠心,别的人呢,就没个肯来吗?”月夕捶胸顿足,大骂刀子薄情寡义。

  “别的骑士都不敢来,毕竟对手是莎特豹女,神级骑士,稍不小心,可是会吃大亏的。”可儿冷静的分析了月夕目前的状况,月夕听了很绝望,明明自己是战争的胜利方,为什么居然处境像对面那个疯女人一样孤立无援呢,难不成自己的下属都叛变了?月夕揉了揉太阳穴,可儿从自己的舱室里钻了下来,坐在月夕腿上,好像这场骑士战和她无关似的,月夕摇了摇头,硬着头皮连通了和对面的战时通信,摆正态度,极其客气的说道:“小麦啊。”

  “哟,打了这么久,公爵大人终于肯叫我的名字了,何事啊,难道肯答应我的条件了。”对面传来悦耳的女声,不过月夕听了却浑身发冷,又说:“小麦啊,战争结束了,你看你的宗主国军队都撤了,这样打下去毫无意义,要不今天就到这吧,不打了,我送你安全出去,可好。”

  “不好,除非答应我的条件,娶我,莎特豹女我双手奉上,不然今天不死不休。”对面显然非常执着。

  月夕毛了,吼道:“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已经有一大家子了,咋们之间的事都过去了,要我说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胡搅蛮缠啊。”

  对面的女骑士听完也激动了:“我无理取闹,我胡搅蛮缠,都过去了?江慕白,我从30000光年外的地球跑来追你这个负心汉就是为了无理取闹?你试试,被一个负心汉强行思念二十年,费劲千辛万苦的找来,居然都不认识人家了,这样的痛你了解吗?”坐一旁认真听着的可儿,疑惑的看了看月夕,小身板往边上挪了挪,似乎也很认同对面的说法。

  负心汉长叹一口气,“这个话题我们吵了很多年,不闹了行吗?当年的事是我做的,但结果绝非我意,在这个神创造的世界里,我们终究只是渺小的,这你应该比我更明白,小麦,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

  月夕的话似乎起了点作用,女骑士沉默了一会儿,“行,我让一步,做小妾也行。”

  月夕无语了,重重的往后一靠,“你,怎么又绕回来了,这么些年了有意思吗,家里满员了,没位置,共和国通法规定的,我不能违法。”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您不是共和国的守护者,权倾天下的公爵大人嘛,这点小事情还难得倒你。”

  “你别忘了,我也是共和国新通法的制定者、守护者,我总不能带头自己违反自己订的规矩吧。”

  “那我不管,大道理讲不过你们这些臭男人,我是女人,不讲道理。”女骑士干脆开始耍无赖。

  “你,这么多年,我若是不念情分,你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能不能讲点道理啊,祖宗,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不省心,你们都是我的祖宗行了吧,不就是个名分嘛,有这么重要嘛?”

  “有啊,名分当然很重要。”另一个女人的熟悉声音突然出现在二人的独立频道里。。。

  让我们把时间再往回调一些,啊呀,好像调过头了。

  2018年,地球,对于江慕白来说,今天是倒霉而又诡异的一天,约女友小麦出来玩被放鸽子,订的小屋退不了钱,出来散心就踢了块石头,居然惊醒了大眼睛魔王,本想躲起来逃命,好死不死女友关键时刻的来电成了催命符,一道光射中他,江慕白在原地凭空消失了。

  同时间,太阳系外围,一艘神船降临在冥王星外,一位素服男子站在江慕白身前,冷冷的看着江慕白,就像看着一只蝼蚁。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光球,就像一只长着三对翅膀的海豚,很欢乐的样子,叽叽哇哇的说了好多,那是神的语言,江慕白听了一会儿就晕过去了。

  “素,这就是你的家乡?这就是你说的需要接引之圣,莫不是觉得本大神很好骗是吧。”飞舞的光球训斥道。

  素服男子跪倒在地:“诺京神,我也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居然接引了个凡人上船。”

  诺京挥动翅膀,“这么远来一次很费功夫的,这个四维试验场到是不错,既然你做错事情了,就要受处罚,这次错误的接引已经把这个试验场的所有可能性都破坏光了,去修好它,我给你一千年,若是不行,你就在你的家乡自生自灭吧。”说完,叫素的男子被逐出神船,向蓝色的地球飞去。

  “十四,开九维巡星,大时钟定时,走了,找最近的路迁跃,去双神星系。”诺京向他的神船下达指令。这时被遗忘的江慕白居然醒过来了,他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彻底慌了,扑通磕在地上,“诺京大神,误会啊,放我回去吧,我不是故意的。”

  “回去?晚了,到大虫桥了,回不去咯,不过没关系,一会儿就要光速了,你这肉身,一会会的事情,你看你看,已经开始分解了。”说话间,小白的身体像粉末一般流逝。

  “大神救我”

  “我看看啊,这灵魂到是灌注的挺不错的,这么破的肉身,浪费啊,没用。要不看看基因组序有何可取之处,留个种子也好,啧啧,居然是个擅长作死的种族,咋能活过百万年的,奇迹啊,实在是挑不出啥可留的,抱歉了。”小白绝望了,他的身体正在灰飞烟灭,见鬼,还没和小麦结婚呢,妈妈爸爸,永别了,要保重身体,小麦,可能再也没法被你戏弄了,祝你幸福吧。

  地球这边,叫小麦的女生正在生气,好不容易打通了男友的手机,对方说了一通奇奇怪怪的话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就算是被放了鸽子也不用如此吧,她没有有挂断电话,一个劲的喊着对方的名字,江慕白你过份了,再不说话,你就死定了。

  叫十四的神船上,诺京很惊讶的问了一句:“十四,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她似乎在喊江慕白的名字。”

  “是的,我听到了。有情生命的一些情感有时能超越时空进行不可思议的联系,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何况这个叫江慕白的凡人受过灵魂灌注,有些意外也是正常的。”十四回答到。

  “该死,问题是我们已经过了大虫桥,跳维了,停船,十四。”诺京惊慌失措的大喊道。

  “怎么了,主人。这很严重吗?”十四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十四,我马上给你提供全维度坐标标准时元,你算一下此刻我和地球的理论联系。”

  “您是指您的降维投影还是您在神界的本体。”

  “都算,给你四级权限,快。”诺京似乎很着急。

  没一会,十四算出了结果:“主人,从4200万个5%至95%的样本推导出结论,此刻您的投影和地球的联系为很可能,本体的结果无法算出。”

  听到结果,诺京没由来的暴怒,“素那个白痴,坏我大事,这具身体投影要不得了。”

  十四很疑惑:“主人,有这么严重吗?”

  “你不懂,这关系到元灭后未来破局的一些因素,不能有任何闪失,保险起见,我的这具投影你帮我送到双神星系去。观察个二万年再说。”

  十四有些沮丧,这意味着他也必须呆在双神星系的外围作二万年的观察者,“主人,那这个叫江慕白的灵魂,怎么处理,放任其消散可能会影响未来的运算结果。”

  此刻的诺京哪还有闲情管这凡人的死活,“你看着办把,随便给他找具快死了的躯体,对对,就这么办,过个几世也就没影响了。好了,我要切断和投影的联系了,十四,要有一段时间不见了,帮我看好这个重要的试验场。”

  汉元历307金季,翠房星汉玉龙共和国西雅城天官院当月的占文,有大星孛于东方,状如飞雀,践三王,率行萤火,岁星、中台、守神,后日六度有余,翠房十三日皆可见,终见西方,锋炎冠暗君,神。

  好了,这回的时间和地点都调对了,故事就从这里讲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