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貌美如花

作品:我是大圣师|作者:午后方晴|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6-16 03:56:23|下载:我是大圣师TXT下载
  “本大人再问一次,你准备好了吗?”黑猫继续傲娇地说。

  习习夜风吹来,黑猫几根胡子也随着夜风在跳舞。

  现在高科技真发达啊,且看,这只黑猫与真猫有何区别?也不知自己碰巧撞到了某家机构的试验中,还是某个人一个善意的小玩笑,刘昌郝很配合地说:“准备好了。”

  他便看到眼前出现了一道光圈。

  哈哈,连投影设备都搬了过来,这个念头还没有闪完,刘昌郝便感到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自己没入这道光圈中。

  …………

  “儿,是予害了汝。”

  刘昌郝耳边传来一阵抽泣声,如深秋寒蝉凄鸣,仓皇悲愤、凄苦又无力。

  刘昌郝睁开眼睛,发现他躺在床上,边上坐着一个身着素青色长裙的少妇,生着一张标准的瓜子小脸,只是呈着病态般的苍白色,娥眉紧蹙,泪光点点,长相确是俏丽动人。

  刘昌郝忽然想到一句话,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除了年龄大了几分,整是一个活脱脱的病黛玉。

  房门坎上还坐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子,很是瘦弱,正睁着大眼睛茫然地看着他们。

  “狗子,汝醒了,予带汝看大夫去。”妇人看到刘昌郝睁开眼,惊喜道。

  汝、予?

  妇人说的也不是普通话,奇怪,自己偏偏全面能听得懂,而且自己看着妇人的样子,又没由来涌出一阵心痛。不但心痛,屁股上也痛。

  这是怎么一回事?妇人愁眉苦脸的,又发生了什么?

  就在刘昌郝莫名其妙的时候,他脑海里传来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

  “自己”家是开封府尉氏刘梁村的一个大户人家,自己的父亲是刘梁村的里正,成了里正可能会很悲催,因为会涉及到一个名词,衙前。

  刘父作为里正被拣为里正衙前,成了一名押录。

  前几年刘父从惠民河押运一批税粮去京城。

  开封属于华北平原地带,地势平坦,不过尉氏西北也有一些岗陵地形,那年雨水多,惠民河水湍急,刘父所在船只上的舵盘失灵,一头向岸边撞去,更致命的是刚巧那带岸边有几座陵丘,结果船翻人亡。

  这时代农活更累人,谢氏身体一直不大好,丈夫过世,心情悲郁,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自己”还有一个小叔,那时小叔还是不错的,他对刘母说,嫂嫂,狗子在读书,李庄那位学究(乡村教师)才学有限,又贪财,你不如带着侄儿进城,去城里的私塾读书,万一能中一个举子也让刘家有一个功名。

  你再将家里的地租给别人,我平时替你照料着。你手巧,进城后能做点针线活,这样收入不少些,对你身体也有帮助。

  狗子是刘昌郝的乳名。

  儿子没有长大成人,女儿出生没多久,谢氏也害怕自己倒下去,两个孩子以后就成了孤儿,同意了小叔子的建议。

  刘昌郝的小叔起初是很好的,不但照看着刘昌郝家的地,还时不时跑到县城看望嫂嫂与侄儿,颇是辛苦。

  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大约在去年年末或今年年初,刘昌郝小叔忽然迷上赌博,先是输光了自己的家产,又借了城里大官人花谷久的高利贷。

  还不起了,在花家家仆逼迫下带着一张欠条找到刘母,刘母不识字也不会想到这几年劳苦功高的小叔子会害他们母子,便在欠条上按了手印,随后刘昌郝小叔因为羞愧带着家人逃之夭夭,逃到哪里现在大伙儿也不清楚。

  花家拿到欠条后开始没有动作,刘母也不知道,还是刘昌郝的义父来到县城说的,才知道小叔子的家产包括房子、两百来亩地、一大一小两个小土岗,全部被城里的花大官人接管,刘母隐隐感到有些猫腻,可是一打听,花大官人有一个弟弟,好像是京城一户很尊贵人家的帮闲,无人敢惹。

  刘母只好忍气吞声让四爷爷四叔父管理自己的家产,返回到城中,但她没有想到还有一张可怕的契约。前段时间花家派来两个帮闲,拿着欠条向刘母要债。

  欠条上写着刘昌郝小叔借了花家两百贯钱,月息四分,并且是回利(利滚利)。刘家兄弟已经分了家,本来与刘昌郝母子无关,可欠条上清楚地写着刘母做了刘昌郝小叔借钱的担保人。若是刘昌郝小叔还不起,就由刘昌郝母亲来还,刘昌郝母亲还不起,只能用刘昌郝母子手中的家产来抵押。

  更可怕的是这张契约书已经过了六个月,利滚利便成了一千九百多贯。

  一个偏僻农村的“上户”,哪能拿得出两千贯钱。刘家诸多亲戚好友奔走想办法,城里的另一个大户人家李大官人也来凑热闹,他请了一个媒婆,对刘母说只要你儿子娶了我家的女儿,我替你家化解这个危机。

  李大官人是沙陀人,性格剽悍,在尉氏有着很高的威望,然而李家这个小娘子似乎有严重的返祖现象,长得五大三粗,整比刘昌郝高一个头阔一个膀,看到这个小娘子,不要说刘昌郝本人,刘母也吓傻了,本来她病情就很重,一下子急得吐血昏过去。

  刘昌郝是一个书呆子,他先请了大夫替母亲看病,然后跑到县衙状告花家,结果被知县下令杖打十下。

  十杖不算重,可是刘昌郝状告的是花家,打杖的衙差下狠手,用了超规格的杖,十杖打下来,生生将刘昌郝打昏过去,隐约地是“自己”私塾里的几个好同学,将他抬了回来。

  不对啊,这还是自己么?刘昌郝思维极度混乱。

  再想想。

  真正的自己应当是这样的,前几天自己遇到一件很不开心的事,烦恼之下,带着一个行李箱子开启说走就走的旅行。随后来到西湖,天已经黑了下来,因为心情不大好,自己没有立即找旅馆,就坐在西湖一块人迹稀少的湖边,一边抽烟一边发呆,然后来了一只会说话的猫。

  自己认为它不是猫,而是一个黑科技产品,说话的也不是猫,而是遥控者,一人一猫瞎扯八扯,便扯到穿越上。

  黑猫很傲娇,以本大人自居,以什么自居,刘昌郝不会计较的,关键它与刘昌郝说了两段极重要的话。

  “你想穿越到哪个朝代?”

  “宋朝吧,北宋。”刘昌郝刻意补充了北宋两个字。

  “准备好了,本大人马上将你送到北宋。”

  刘昌郝答:“准备好了。”

  黑猫又问了一次:“你准备好了吗?”

  刘昌郝复答:“准备好了。”

  难道……

  刘昌郝忍着屁股上的痛疼,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到边上的立柜边,立柜边有一个铜镜,他看着铜镜里的自己。

  瓜子小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娥眉轻扫,下面是一双水汪汪的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鼻子小巧玲珑,还生着一张樱挑小嘴,两排整齐的牙齿比贝壳还要白,身材苗条动人,像是一个仙子,连刘昌郝看着镜子,明明知道镜子里面是自己的相貌,都让他产生一种我生犹怜的感觉。有错误……自己是大男人啊,怎能生得一副极品美女般的相貌。

  这是我?

  刘昌郝不由地苦笑,镜子里的人却不是苦笑,给他的错觉是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不,镜子里的人不是杨贵妃,而是千古惋惜的西子捧心,是藐姑射山上那些不食五谷、吸风饮露、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明艳清冷的仙子。

  看着镜子里的人,刘昌郝居然都有些不舍想要呵护一番。奶奶的,自己都能被自己这身臭皮囊给弄疯掉。

  黑猫……肯定不是什么高科技产品,但肯定也不是猫,天知道它是什么生物,它居然真的将自己弄到了宋朝,是宋朝,而且是刘昌郝比较熟悉的熙宁七年。

  不但它将自己弄到了宋朝,连身体都给换掉了。

  然而刘家这辰光,这特么地不是更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