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23章 神魂相交后坦白

作品:神医农夫|作者:方长|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21 11:02:14|下载:神医农夫TXT下载
  故魂在清醒之后,察觉到了神魂状态,纵然强悍如她,也是终究还是难以接受的。

  这就好比一个人在睡之前,还上天入地无所不能,醒来之后通天手段没有了能当是大梦一场,闭眼还是黄花闺女,睁眼肚里就揣了个崽。

  她还能维持风度冷静下来,已经是蓬莱宗主耐力过人了。

  “如果你还是当年那长生道者,我就算有千般计谋,也只能和邪帝那般,最多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与其被红线蛊毒折磨,不如潇洒一把。”

  周游知道故魂现在心神震荡,横竖现在彼此神魂融合了,与其遮着藏着说谎去让她猜测,还不如坦白从宽:“说实话,阿故,在被红线蛊毒折磨,尤其是在知道生生世世都摆脱不开后,前往擎天柱是我最好的选择,不过到底会心生怨怼。”

  “所以你将月邪困在时光幻境里面,让她时时刻刻面对魔帝被封神河之下……” 当年因果缘起,纵然心性淡漠如宗主,此时也有点儿意兴阑珊的惫倦起来。

  周游笑了下:“我知道通透如你,肯定是看破不说破的。

  只是你向来心软,竟然松口允诺。”

  曾经让他醋海翻云的凤冠霞帔,现在对于周游来说,却属于真正心动的开始。

  当年这人明明知道是身中红线蛊毒的自己借魔妃之手,去布局蛊惑了十恶不赦之徒,知晓他将月邪永生永世困在时光幻境里面,还给她轮回石这个假希望,让她连死都不能。

  “九重之巅约你喝酒,我知道,你是想要了结当年因果,但是阿故你知不知道,当我知晓你明明全都看在眼里,却只是将天下道义交付,转身准备进入擎天柱中,以身死道消来换一场太平的时候,简直惊讶极了。”

  人总是这样,喜欢以己度人,当年的邪帝或许曾经在千刃崖下对那抹初见青衣悸动过,所以轻而易举给出夜魂草,所以答应神河封魔,所以哪怕引来夜魂震动,也不过是自己担下责任,说是主动离开夜壁,重寻一条自己的道。

  其实作为一个天之骄子惯了的人,那种被流放的心情,是言语无法形容的。

  所以当年与世无争的夜壁守护人那颗无垢之心轻易就被七情六欲感染,有长生道者这半个师傅在旁教导还好,一剑光寒的剑道传承之后,等到周游还未曾情根深种,那袭青衣已经有了离开之意。

  不想再被放逐驱赶的他,与其被抛弃,不如主动离开。

  那所谓误会,不过是化被动为主动而已。

  少年人的欢喜总是单薄的,所以当年周游动心动的不认真,长生道者自然也没当真,及时抽身而退离开。

  直至少年飞扬跋扈的挑衅雷劫,却被差点儿劈散,只能与九皇子交易,不信因果的周游,撩拨小将军动情之后又轻易离开,寿与天齐埋下后来因果,欠下晴儿与日青青不说,还因此被月邪利用下了红线蛊毒。

  幻境种种不堪回首,等到时过境迁之后,即便转世轮回,记忆被抹消,周游本能中,最留恋的还是当年与宗主那纯粹的相遇相知。

  “当年中了红线蛊毒之后,我将咱们一起发现的傀儡蛊留下,毕竟那是唯一能够蚕食神魂之中蛊虫的东西,可九重之巅后,你想了解因果,应允下来,我却舍不得了。”

  当年种种剖析开来,不是宗主无心无情,而是邪帝的风流潇洒,虚情假意,又怎么攀得上那颗通透强悍的七窍玲珑心呢! “所以在敢算计我的月邪困在时光幻境里面后,我又不甘心与你因果就此了结。”

  因为登上九冥,成为邪帝至尊,世间人心的贪嗔痴恨看遍,所以更对红尘之外的那抹青衣不能放手。

  就像故魂从来不会主动与周游说起过往因果恩怨,却也不阻止他自己去发现寻找。

  若没有神魂相交,周游也永远都不会将曾经心思在故魂面前剖析。

  “是你在我的坟头墓碑上刻下了未亡人的。”

  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其实没什么好心虚,事实就是如此,可现在周游故魂那双眼睛看着,就还是忍不住的心虚…… 其实将故魂压在身下,周游不仅仅是心虚,心跳还乱掉了好几拍。

  听着周游这坦荡荡承认“是啊,我就是算计你,还是你亲手送上把柄”的言辞。

  如果现在换成故魂之外的任何一个人,早就破口大骂了。

  奈何不管是曾经的洪荒长生道者,还是现在蓬莱宗主,向来都不会去争口舌之利。

  故魂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她眼底原本的情绪,此时都好似水月镜花的幻影般,风吹之后,水波无痕到轻易都抹去。

  “你就没有想再问的了?”

  明明对方不曾嘶声力竭的怒喝,也不曾愤而打骂,被这样算计,神魂相交可不仅仅只是四个字而已。

  故魂的沉默平静,让周游心头微颤。

  其实不管邪帝也好,泣鬼神医也罢,没舍得对宗主动手,诳她进入这深渊阵心,一来是对方修为太过强悍,所谓一力降十会,二来其实也舍不得。

  对方看得太过通透,所有阴谋诡计的针对都能轻易化解,连最难的情劫因果都能不欠不动心……周游苦笑了下,故魂不开口问,他却忍不住要说: “神魂相交,是后来我成了泣鬼神医之后研究的,毕生心血,将那蛊千年改换,然而这玩意到底浊污为虫,我宁可就在蓬莱守着你,也下不下决心让你下这深渊阵心。”

  其实这些事情,周游觉得通透聪明如宗主,又怎么会不知道了,只是她向来都看破不说破而已。

  可仿佛是要将那份心虚掩盖,于是故魂越是沉默,周游就越是想要和她说话。

  “我知道了。”

  她声音依旧如风过林水过石。

  最初的彷徨迷惘之后,故魂到底冷静下来,过往的事情已经过去,她没有翻旧账的习惯。

  没有再试图推开周游,安定了下心神后,故魂才道:“还有什么你一并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