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18章 溯往事双方摊牌

作品:神医农夫|作者:方长|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19 12:00:46|下载:神医农夫TXT下载
  “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他语气平和无比,将往事一一说出来之后,周游如当年邪帝、泣鬼神医在反制住宗主后那般,珍而重之的在她眼角落下一吻。

  望着宗主刻意掩饰之后,依旧流露出来的震愕模样,周游又忍不住低头在她唇畔印下一吻。

  “这么多年,你依旧没有变呢。”

  或许是今生今世,永生永世的耐心全都给予了宗主,即便刚刚还差点遭她算计,但周游依旧舍不得为难她,解释道:“我答应将龙神功传给巨蛟,让他能够成功通过蛟窟道。

  所以他自愿将深渊阵心那只当年邪帝留给你,却被你爽约未至的盒子交给了我。

  大概是当年的我对你实在是了解,所以将你有可能的行为提前预知,所以将克制你压箱底手段,问心幻境的方法留在了盒子里面。”

  刚开始,周游还用邪帝代指,但说着说着,他仿佛能够理解数千年前那人的心境一般,换了称呼: “我当时就在想,若你来赴约,那么我就把苦心孤诣近千年,才破开你问心幻境的克制方法悉数告知,让你修复改进的方法我也都想好了,甚至为此还专门弄出了个时光幻境。

  话说阿故,你进入那时光幻境的时候,就真的没有觉得有些眼熟吗?

  它可是我根据你那问心幻境而专门复制又做改动的呢?”

  “是我疏忽大意了。”

  宗主并非那种不能接受失败的人,坦然认输之后,她叹口气口,才试探这商量道:“起来可好,地上有些冷……” 不等她最后一个“冷”字说完,周身便泛起湛蓝光芒来,伴随着光芒而来的,是连同神魂都舒适温暖的力量。

  因为强行使用问心幻境而产生的疲倦,随着那湛蓝力量而消失殆尽。

  “你想问的都问完了?

  现在轮到我问了吧?”

  周游语气很温和,带着有商有量的笑意。

  可听到这话后,宗主却很想要将这话题给含糊过去。

  不等她将想法付诸行动,周游忽然就笑了,笑的宗主心头一凛。

  “阿故,看在咱们三生三世的因果缘分上,我现在还能够正人君子些,别给我轻薄你的理由啊!我经不起考验的!”

  如果不是周游刻意提起,那么刚才眼角唇畔的温度,已经被宗主刻意忽略过去了。

  纵然红尘里近千载,但真的敢将蓬莱宗主压在身下的,也就只有一个周游而已。

  而对那样不属于自己的温度,说实话,比起周游的动作,思绪还震惊于对方话语的宗主,其实有点儿没能反应过来。

  或者说,她并不想要记起眼角唇畔那熟悉的温度。

  “当年邪帝转世前,在你眼角落下一吻,求了你一个未亡人。”

  曾经让周游醋海滔天到差点红线蛊毒发作的红宴,却是我吃我从前自己醋的乌龙。

  说实话,无奈之余,其实周游是庆幸的! 然而他想不清来,蓬莱宗主就永远不会说,逼急了,还故意说出似是而非的话,刻意误导这点,让周游忍不住又想要轻薄故魂。

  看着对方眼底的震愕,知道对方有多清心寡欲的周游,到底压下了本能的遐思,只继续道: “泣鬼神医转世之前,在你唇畔落下一吻,求你一个来世主动相遇,阿故,不得不说,你是个守信的人,全都做到了呢。”

  被提起往事,宗主没有被夸奖的喜悦,只有着无奈:“我是蓬莱宗主。”

  她并非是在刻意提起身份之类,回答守信的问题。

  周游知道,可惜却并不愿意一本正经的讨论这个话意。

  “呐,虽然阿故你身份至高至尊,让我等只能仰望其项背,不过谁让在最开始的时候,你就答应了我要抛开身份呢?”

  故意歪曲了宗主话中意思的周游,笑意染上眉梢眼角,十分真诚的道:“而且这一切可是阿故你自己主动的呢,我可没有邪帝或者泣鬼神医那样的风度。”

  说到这儿,周游压下笑意,语气转为认真道: “接下去我的问题,若你不答,或者避重就轻,我不介意咱们转移阵地去深渊阵心,你当年失约了,应该不知道,那儿是个不错的地方,没有被域外天魔玷污丝毫,因为那是我当年准备周公之礼的——真正新房所在。”

  最后一句,周游刻意侧头在宗主耳边压低声音,近乎是用气声说出来的。

  不等宗主反应过来,周游便言归正传道: “你在深渊做了什么?”

  对于这个话题,宗主能够说出来的只能是敷衍,而周游真正想要的答案,她却不能说。

  所以什么都不答,其实才是此时此刻,面对周游这般少有的咄咄逼人时,宗主能够给出的最好答案。

  但是什么都不答却并不代表沉默,宗主眸光微深。

  “不要告诉我只是为了深渊阵心和那域外天魔。”

  周游知道这位蓬莱宗主向来心思极深,所以提前把她有可能会想到的敷衍答案都堵上:“阿故,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被抢先堵住了话,故魂倒也没有生气,伸手拍了下周游肩膀,示意他先起来之后,才顺着点头回答: “的确不止是这两点原因。”

  虽然挺想要继续这么近距离接触,但看了眼故魂没有什么血色的唇,周游倒是还是扶着她起身。

  壁咚、地咚这样能够让任何一个女子都娇羞的举动,对于心中完全没有儿女私情,眼界极高,格局在天地九州的宗主而言,却是枉然。

  周游并不想要一直做威胁这样没有风度的事情,所以扶她靠着石壁坐下之后,便安静等待对方下文。

  “个中原因有謦沐。”

  宗主原本不过是想要用月邪来作为一个引周游上钩的幌子,毕竟对方咄咄逼人的询问,不管她怎样回答,都得踩雷。

  果然。

  周游接下来的问话,也确实顺着问了下去:“月邪,她又做了什么?”

  “你还记得你身上的红线蛊毒吗?”

  成功得让周游注意力转移,让宗主在心里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