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16章 故意放水再试探

作品:神医农夫|作者:方长|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8-20 10:18:15|下载:神医农夫TXT下载
  所以这一次宗主也没有躲避。

  只是在周游伸出右手摊开在她面前,示意她看时。

  饶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宗主,也不由得全身骤然一僵。

  瞳孔剧烈收缩的他,顿时感觉到了彻骨的寒。

  另外一边的深渊之外: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有点儿寒啊?”

  不知道是不是修真者身体素质太好,亦或者这深渊之外的时光幻境出现了问题,以至于作为幻境主人的魔君,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却半点头疼脑热的感觉都没有。

  揉了揉脖子,确定自己连个喷嚏都不想要打就,魔君就有些纳闷起来: “话说这深渊阵心已经开始变色了吧?”

  熟能生巧的将时光阵摆出,魔君不厌其烦的问顶替了器灵的月邪:“你说宗主真的能够从深渊阵心里面全身而退吗?”

  被魔君烦到快要自爆的月邪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放屁,你想得美!”

  出口成脏的謦沐愤怒至极后,反倒冷笑起来,她伸手拍了下眼前水镜:“你们不是想要知道周游和宗主情况吗?

  也好,我成全你们!”

  说完之后,月邪再次遁入只有器灵能够控制的时光阵里之前,她嘴角露出一抹阴鸷而又恶毒的笑,语气带着世间最狠的诅咒道: “她永远也不能告诉周游深渊阵心的秘密,所以纵然离开蛟窟道又如何?

  死生之间,我要她彻底魂飞魄散!”

  魔君听得瞳孔骤然针缩了下,可还来不及说话,那边月邪已经消失不见。

  众目睽睽之下,其他人还没有来得及从那“魂飞魄散”四个字里面反应过来,那边时光阵已经变成了水镜,显露出周游与宗主所在的深渊岔洞来。

  在红娘娘等人齐齐望向被月邪拍出的水镜之中时。

  此时在深渊岔洞里面的周游,在宗主面前极快的亮了下右手心之后,又附耳在她耳边极轻的说了一句。

  宗主闻言脸上终究是没有掩饰住,流露出有些惊讶的神色来。

  “你……” 看着周游重新收回右手,宗主不由仔细看了看他。

  不得不说,眼前周游与曾经的恣意轻狂,邪魅张扬的邪帝有着三分相似,也有着泣鬼神医的从容和镇定。

  从前在他眼里那些失落和迷惘,像是冬末白雪,极其轻易就被春风吹散,只是寒意依旧存在。

  “周游。”

  压下眼底复杂的惊愕情绪,宗主想一想之后,到底还是低声道:“我确实无法告诉你,深渊阵心的事情,可,我答应你的也会尽力做到,毕竟世上没有谁真的愿意魂飞魄散。”

  宗主望着周游,语气真挚而诚恳的道,“若是可以选择,谁又真的甘心魂飞魄散呢?”

  她这样真诚的语气,让周游有片刻的忡怔。

  可当周游凝视着宗主眼睛,就要叹气松口时,紧握成劝的右手心里忽然一烫。

  “阿故。”

  周游垂下眼眸,低声道:“我不信你。”

  如此直白的被质疑,还能怎么办呢?

  宗主轻轻叹口气。

  即便手心温度依旧带着提醒周游的炙热,可不得不说,他心志在宗主的叹气声里,显然已经有些动摇了。

  “我给过你机会了,阿故,可是你没有把握住。”

  虽然周游话说的强硬,但他仿佛不能直视叹气的宗主,怕自己心软般,再次闭上眼。

  就在他心里迟迟无法下出决定时,耳边传来故魂轻柔嗓音: “周游,我不想和你说那些生若重于泰山,轻于鸿毛的道理。”

  睁开眼睛,在心里暗叹一声后,周游到底还是顺着她挑起的话头道:“说罢,我可以听你讲,从此刻起,我不把你当蓬莱宗主,只当我于焚天剑中认识的故魂。”

  见他心绪平和起来,不被当做宗主,不提身份的故魂也已经收拾好之前错愕的情绪。

  对周游点头表示可以之后,故魂习惯性微笑了下,方才缓声问道: “我与巨蛟算故识,他性子向来放旷不羁,想来和你说的……” 还没等故魂把话说完,周游听到那“故识”两个字时,眉峰微挑,而后主动道:“我不会完全相信他,可阿故,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我不能忍受你继续隐瞒,比如你究竟想要怎么安然无恙的离开深渊阵心。”

  看他把话这样挑明了说,宗主不由得一愣,随即倒也认真解释道: “深渊阵心的事情,并非只有轮回石能够避开威压伤害。”

  其实自从周游在和巨蛟交手中,得知了轮回石的事情之后,他也为故魂想好了许多答案,其中一个便是她此时说的。

  然而现在的他已非昨日的吴下阿蒙,对宗主这样轻飘飘的话,周游心中所有疑虑,便也没有再踯躅,干脆利落的直接问道: “是什么?”

  再一次被追根究底,故魂偏头瞧着周游两眼之后,她幽静如墨的漆黑眼眸里,忽然就闪现出了抹笑意。

  宗主虽然经常笑,可是现在这种仿佛能够令天地都为之失色,近乎能够灼伤周游眼眸的笑意带着蛊惑人心的妖娆。

  为什么笑呢?

  若撇开蓬莱宗主的身份,没有天下九州的责任,她只是作为故魂,那么为了对方这个笑,周游能够舍出一切。

  他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古时候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美人一笑; 邪帝心甘情愿替代故魂进入擎天柱中; 而泣鬼神医更是宁愿以自身性命为代价,也要保住她三魂不散! 就在周游有那么一瞬间恍惚的时候,右手掌心再次灼烧般将他烫醒。

  立刻清醒过来的周游,双手交叠握紧。

  “是什么?”

  直到指甲深深掐进掌心,破开皮肤,溢出丝丝温热鲜血后,周游才深呼吸口气,再次追问。

  周游丝毫没有管掌心的黏湿血腥,只在心里苦笑冷叹: ——在这魂面前,当真是永远都不能够掉以轻心。

  说实话,与她的敌对关系是周游一直在在避免,即便无数次被欺瞒、利用,然而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不能如他所愿。

  “周游。”

  就在他心绪复杂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