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7章 上门告白

作品:请做个好人|作者:河流之汪|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2 14:19:09|下载:请做个好人TXT下载
  白莹莹还没能完全掌握柳菲菲传授给她的敛息术,体内那足足有后天巅峰水准的精纯魔气总是控制不住地向外逸散。

  她现在就像是一个走在黑夜里的人形灯泡,想不被路过的“道友”注意到都难。

  而白莹莹还被那一声“道友”打得措手不及,那个看起来气质儒雅的中年人就有些好奇地继续问道:

  “道友。”

  “我看你的修为也不算低,为什么连敛息术都使得如此差劲?”

  “虽然能感知魔气的人少,但你就这么明晃晃地走在大街上,未免也太过心大了。”

  “我...”

  白莹莹一阵呆傻发愣,终于反应过来:

  “你叫我道友,难道你也是...”

  然后,她又马上紧张地闭上了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前排驾驶座上坐着的年轻司机:

  他腰杆挺得笔直,眼睛直视前方,表现得就像是机器人一般专注而沉默,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听后座上发生的对话。

  “别担心。”

  儒雅中年人轻轻地笑了一笑:

  “小刘是我的人,你有什么话大胆地说就是了。”

  “哦...”

  白莹莹这才转过头来,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对那中年人说道:

  “先生...”

  “你、你也是魔修?!”

  “哈哈。”

  儒雅中年人笑而不语。

  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用一种平稳的语调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叫林易,请问道友你高姓大名?”

  “白莹莹。”

  白莹莹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白莹莹?”

  林易细细地咀嚼着这个陌生的名字,问道:

  “这名字我却是未曾耳闻。”

  “但我看你也有后天巅峰的修为,敢问道友你师从何人,又是何时成为魔修?”

  修行者需要先觉醒灵气,再拿到魔修的修行功法,最后再挺过魔气侵蚀理智的生死关卡,才能将体内灵气转化为魔气,成为真正能够控制魔气的魔修。

  而目前修行者的数量本来就少,由极少数修行者转化而来的魔修就更是稀有得像是熊猫。

  在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地下圈子里,林易对大多数魔修的名字都了熟于心。

  像白莹莹这样修为不低,但又默默无闻,甚至表现得很像是外行菜鸟的魔修,他的确是第一次见到。

  “我...”

  面对林易的问题,白莹莹不禁陷入了沉默。

  但面前这个中年男人却天然带着一种儒雅而温和的气质,让人对他生不出一丝的警惕和提防。

  在林易那暗含鼓励的平和目光中,白莹莹不知不觉地放下了自己的心防:

  “事情是这样的...”

  她略过了自己和余庆、林小晚之间的“三角”纠葛,还隐去了自己对学生私下授课的绯色情节,直直地描述了自己这些天来先被柳菲菲劫持绑架、后被裴常乐移植魔种的悲惨遭遇。

  “什么?”

  听完白莹莹的故事,林易不禁紧紧地蹙起了眉头:

  “你是被裴常乐误打误撞地移植了魔种,才被迫成为魔修的?”

  “实在是胡闹!”

  “这个裴常乐,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与那些深谙明哲保身之理的魔修同道们相比,裴常乐这种十分高调地挑衅官府、搞出连环公共暴力事件的出头鸟,其实是一种很不被人待见的异类。

  他们闹得越凶,官府对魔修的打击和搜查力度就越大,那些原本藏在暗处闷声发大财的魔修们面临的压力就更加沉重。

  所幸真神教只是一个极为松散的魔修同盟。

  裴常乐这样的外围人士,其身份地位就仅仅相当于一个加了企鹅群的潜水群友。

  虽然他能有办法在线上和教内道友联系交流、能利用教内的资源网络,但裴常乐其实和教内的魔修同道往来甚少,更不了解真神教本身的核心情报。

  不过,林易对此还是有些在意:

  “白道友。”

  “既然猎魔部队已经盯上了柳菲菲,那裴常乐的情况如何?”

  “他这些天和柳菲菲联系得这么紧密,现在是不是也被猎魔部队给控制住了?”

  “这个...”

  “我不太清楚。”

  白莹莹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昨天就消失不见了,后来也没再和柳菲菲联系。”

  “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说着,白莹莹的表情中渐渐多了几分隐忧:

  “最好是死了。”

  她在心里补充道。

  裴常乐这个“培育者”不死,她这个宿主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而林易稍稍消化了一下白莹莹所说的信息,便像是看透了白莹莹的心思一般,笑着安慰道:

  “别担心。”

  “既然你有机缘搭上我的车,那我就会保证你的安全。”

  “那裴常乐或许能逃过这一劫,但不管怎样,他都不可能再伤得到你。”

  “啊?”

  白莹莹微微一愣,心中马上生出一股惊喜:

  “这、这实在太好了!”

  “真是谢谢您,林先生!”

  有财力,有实力,有地位,还帮扶弱小、乐于助人。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林易其实是个大魔头,白莹莹都感动得想要以身相许了。

  “不过...”

  林易思索片刻,却是话锋一转地道:

  “魔修最重要的就是手上的实力,而我和你修行法门略有不同。”

  “你要是跟在我身边,恐怕对日后的修行益处不大。”

  “我看你体内已经有了魔种,那正好...我有一个朋友,他那边正好很需要你这样修行种魔之法的人才。”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推荐你去我朋友那边修行深造。”

  “这....”

  白莹莹略一犹豫。

  但仔细想想自己现在已然走投无路,而且对魔修的事情一无所知,倒是也没有什么资本对自己的去路挑三拣四。

  而且,有钱...

  好人的朋友,估计也是好人。

  既然这位大好人林老板都这么说了,白莹莹也就迷迷糊糊地答应了:

  “好,就听您的安排。”

  “那好!”

  林易满意地笑了笑:

  “我现在就联系朋友,安排人手送你过去。”

  “唔...”

  白莹莹下意识地对看起来十分温柔的林易产生了些许依赖,听到这话又有些犹豫:

  “林先生,您...您不陪着我过去吗?”

  “不。”

  林易摇了摇头:

  “我还要去近海办些事情,近来恐怕都脱不得身。”

  “哦?”

  白莹莹忍不住多了句嘴:

  “现在近海可不‘安全’,您去近海做什么?”

  “哈哈。”

  “放心,我又不是去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林易笑了笑,眼神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

  一周后。

  余庆的修行面临了巨大的障碍。

  不是因为后天巅峰的瓶颈难以跨越,也不是因为他最近找不到好人好事可做,而是因为...

  学校很快要开学了。

  因为“恐怖袭击”、校长贪污、“校长本人发疯杀人”的连环惊天大瓜,近海一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舆论风波。

  在停课整顿了大半个月时间,又使劲浑身解数安抚好了学生家长、打发走了新闻媒体之后,学校终于决定在下一周就正式开始复课。

  上课倒是也妨碍不到他正常的修行。

  反正对余庆来说,专心打坐修炼和上课挂机修炼的效果也差不多。

  但问题就是...

  余庆现在的主要修行方式不是那么正常。

  正常的修行方式只要一个人,而他现在主要用的修行方式,必须得两个人同时在场、通力合作。

  林小晚林道友,便是余庆的唯一指定修行伙伴。

  如果开学复课的话,他和他的小林道友白天要在学校上课,肯定是没办法快乐修行。

  而晚上...

  晚上林小晚家有门禁!

  没错...

  林小晚已经22岁了,但她老妈林春兰依旧像是看未成年人一样将她看得死死的,每天晚上都得见到女儿到家才能安心入睡

  虽然林小晚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而且还已经是有男朋友的“成熟女孩”,平时夜不归宿也没什么。

  但林春兰却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她用一个直击灵魂的回答,扑灭了林小晚想要晚上溜出去找余庆练功的所有借口:

  “你男朋友明明就在‘外地’上大学,你还天天夜不归宿...”

  “你到底想干什么?!”

  面对这几乎无可反驳的质问,林小晚根本没办法再厚着脸皮晚上出门。

  所以,她和余庆的日常修行计划,马上就要随着学校的复课而面临无法再继续下去的重大危机。

  为了解决这一点...

  余庆来了。

  他决定“从学校回到近海”,亲自登门拜访丈母娘,多编几个谎把林小晚给“救”出来。

  女婿登门自然不能马虎。

  虽然林春兰已经对他印象极佳,但余庆在登门之前依旧小心翼翼地打扮好了自己,又顺手去市场拎了些鸡鸭鱼肉,去花店买了几朵玫瑰花。

  就这样...

  余庆打扮得清秀俊朗,拎着讨好丈母娘的菜,捧着讨好女朋友的花,骑着自家两千块的小电驴,滴滴滴地就来了。

  再然后...

  他还没来得及把车骑到林小晚家的楼下,就被熙熙攘攘的人群给堵住了去路:

  “啧啧...”

  “那是啥车?是玛莎拉蒂吧?”

  一群人围在那拥挤的小区道路上,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屁!”

  “你说的那个车标是粪叉,这个是粪叉吗?“

  “哦...”

  “那它车脑壳上这个腰杆弯得老低,屁股撅得老高的小人,到底是啥牌子哦?”

  “唔...让我想想。”

  “都别想了!”

  有人一锤定音地总结道:

  “总之,是我们买不起的车就对了。”

  “什么情况?“

  余庆有些不解地停下了小电驴,又好奇地往前挤进了人群:

  只见一辆满身散发着雍容华贵之气的莱斯劳斯,正在一群闲得无聊的路人的围观下,缓缓地停在了这与它气质格格不入的老商品房小区楼下。

  很快,车门打开。

  一个沉默寡言、神情肃穆、穿着打扮都很像高级打工仔的年轻人从驾驶座上下来,又微微躬下身子,面带尊敬地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紧接着,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人在这位“仆人”的迎接下缓缓走下车来。

  他衣服的面料很好,手腕上的手表很贵,脚上的鞋子很亮,但包括余庆在内的平凡路人们都不懂上层人士才玩的奢侈品,所以也看不出什么门道。

  但他们能注意到的是...

  在那个中年人手上,还正捧着一大簇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和他手上那一捧大大的玫瑰花束相比,余庆手上攥着的那几朵可怜兮兮的小玫瑰看起来就像是不值钱的野草,根本拿不出手。

  “啧啧...”

  “这是有钱人来追小姑娘了吧?”

  “真是的...”

  “他这年纪都多大了,还出来玩这一套?”

  “切!”

  有人对此嗤之以鼻:

  “酸什么呢!”

  “换你上,你现在估计早就往人车里钻了。”

  “唉...”

  余庆在旁边看得热闹,心里也不禁为之感慨:

  这些中年大叔拿着钱没地方花,就喜欢开着豪车到民间“体察民情”,挥舞着票子出来引诱良家少女。

  年纪大点算什么?

  有钱自然就有“爱情”。

  当一辆车价比自家房子还贵两倍的车停在自家楼下的时候,又有哪个小姑娘能够抵得住诱惑?

  “也不知道是哪个年轻小姑娘要遭殃哦!”

  望着那个平心而论其实一点都不显老、而且长得还十分儒雅俊朗的中年人,余庆也忍不住开始说“葡萄酸”了。

  而他心里正这么想着...

  就只见那个中年人稍稍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笑容,便大步迈向了林小晚家所在的单元门口。

  “喂喂...”

  “这...巧合?”

  余庆心里下意识地有了些不妙的预感:

  被有钱人盯上的,往往都是最漂亮的年轻美女。

  而从概率统计规律看,人类的颜值分布应基本服从正态分布规律。

  出现美女的概率本来就小,两个顶级美女住在同一个单元楼里的概率就更小。

  “这老小子...”

  “到底是看上谁了?!”

  余庆心里一阵不爽,慌忙锁好了自己的电动车,紧紧地追着那个中年男人和跟在他身后的年轻司机一路走进了楼道。

  一楼、二楼...

  很快,那个中年男人停在了林小晚家所在的那一层楼。

  再然后...

  他捧着玫瑰花,轻轻地敲响了林小晚家的门:

  “林小姐?”

  “林小姐,请问在家吗?”

  “恩?”

  余庆猛地一皱眉头,表情陡然变得难看起来:

  “喂!”

  “死老头子,你敲谁家的门呢?!”

  他心里一阵无名火起,就像是无赖泼皮一般冲上前来就骂:

  “还来找林小姐?”

  “不知道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啊?”

  中年男人微微一愣,不禁哑然失色:

  “是吗?”

  “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

  余庆只当那中年男人是色胆包天、厚颜无耻,情绪愈发暴躁:

  “还装傻?“

  “我就是她的男朋友!“

  “啊?”

  中年人的表情变得更更异样了:

  “你是她男朋友?这...”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余庆那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小白脸,不禁笑出声来:

  “小伙子。”

  “要当林小姐的男朋友,你这年纪是不是太小了一些?”

  “说什么呢!”

  余庆气得都笑了:

  他的年纪最多算是林小晚的弟弟,可这个老不修的年纪,估计都能当她爸爸了!

  面对那中年人的质疑,余庆理直气壮地答道:

  “年纪小又怎样?”

  “我就是喜欢岁数比我大的!”

  他正这么吼着...

  林家的房门被人从里面轻轻推开,林小晚紧接着缓缓地探出了脑袋:

  “都吵什么呢?”

  “唉?”

  见到那个手捧玫瑰的中年人,林小晚不禁愣了一愣:

  “大叔...”

  “你...你这是??”

  “我...”

  中年人脸色微变,竟是不知怎的,突然说不出话来。

  他细细地打量着林小晚那稚嫩可爱的脸庞,眼神逐渐变得复杂。

  就在林小晚被盯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余庆气得想要揍人的时候...

  这中年人突然对林小晚说了一句:

  “麻烦通知一声...”

  “我找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