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到善阳

作品:初唐大农枭|作者:爱吃鱼的胖子|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8-21 21:13:04|下载:初唐大农枭TXT下载
  李世民从前只对皇权有渴望,现在不一样了,他甚至更加羡慕于秋拥有的这种神力,虽然可能是神棍之力。

  所以,他有些理解于秋并不怎么把皇权看在眼里的那种心态了,他自己要是拥有了这种神力,目标应该也会是星辰大海吧!

  他们两姐弟费尽口舌没有办妥的事情,于秋放完一扎烟花之后,一句话就搞定了,娘子军在高雅贤将被突厥人抓去的边民交换回来之后,就会按照于秋的要求,该留守的留守,该卸甲归田的卸甲归田,被洺州军挑选出来的士兵,则可以明天直接带着家小,往洺州迁移了。

  反正在洺州有专门的军舍和校场,那可是最先一批建设好的砖瓦暖房,他们去了,只需要继续投入建设,明年开春之前,就能全部修好,保证每户都有居所,也能和洺州军家属一起参与进春耕之中。

  十一月底,在北方的寒风将厚厚的积雪刮的生硬的时候,于秋和李世民各领着三千骑兵,开始出发前往善阳了。

  由于天气状况不好,八百里左右的路程,差不多要分五六天走,善阳那边,颉利和突利可能会早到一步,这是于秋故意的,他甚至巴不得这两人直接打起来,自己再跑出来劝架,以主持二人和平的理由,参与到突厥人的政治中。

  让于秋比较失望的是,他们两人就只是吵,并没有打起来,因为,颉利突然发现,执失思力战败之后,自己和突利的实力相差居然已经非常小了。

  回想起这大半年来自己属下被鬼面骑士杀死的一个个千人队,和被他们连锅端的一个个中小部落,颉利的心情十分复杂。

  不算总账不知道啊!一算下来,他才知道,自己也就比突利多两三万骑而已,这不过是两成左右的实力差距,而且自己属下很多部落的首领还跟自己离心离德,真打起来,自己未必干的过突利,暂时必须得保持克制。

  所以,他对仅仅用了大半年时间,就在草原上竖立了可止小儿啼哭的威名的鬼面骑士很好奇,出城十里相迎,就是想一睹鬼面骑士的真容。

  皮裘皮甲,高头大马的鬼面骑士,看上去确实威风,相比较而言,骑着和突厥人一样的矮马的李世民属下的骑兵,看上去就比较矬了,看李世民凑在骑在高大的大黑牛背上的于秋身边说话的样子,就活像个跟班似的。

  “想不到颉利还这么年轻。”李世民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四十来岁,留着满脸胡须,穿着一身虎皮大氅,被属下包围在中央的颉利道。

  “当然,他才做了几年的可汗,你跟他,至少还有十几年交道打。”于秋笑了笑道。

  “是么?这家伙可不怎么安生,你能不能施法,直接引雷给我轰死他,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贯。”李世民眯着眼睛道。

  按照他理解于秋刚才这句话的意思,颉利在短期之内,自己还是灭不了的,虽然从梁师都那边缴获了几千匹马,又从于秋这里买了三千匹,加上原本的两千多骑,李世民已经可以凑出一万多骑兵了,但实力差距依旧很大。

  “我对做杀手这样的事情,向来没什么兴趣,但你给的价钱还算公道,我就勉为其难的出手吧!不过,你至少还得准备两百万贯。”于秋煞有其事的表情道。

  “为什么?”李世民诧异问道。

  “因为,杀了颉利,草原上很可能就被突利一统了,到时候不安生的,就该是突利了,所以,回头你可能还得请我杀掉突利,第二次出手的话,我的价格要翻倍。”于秋笑着给李世民解释道。

  “那突利死了之后呢?”李世民又问道。

  “肯定还有他的儿子或者兄弟继位的啊!再杀的话,价格再翻倍。”于秋顺嘴答道。

  “那还是算了吧!我怕欠你的债十辈子都还不完。”李世民摇头道。

  这时他的心里又开怀疑,于秋的法术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恢复期,他之所以不施法灭掉突厥,真的有可能是因为他要留着突厥人在草原上给他放牧,给洺州提供肉食。

  颉利自然是不知道,因为李世民给不起钱,自己保住了一命的事情。他也并不懂得,也不习惯讲什么汉人的礼仪,用马鞭指着于秋道,“你就是李唐的洺州都督于秋?”

  于秋笑了笑道,“正是。”

  李世民正欲做一下自我介绍,可将因为举马鞭而暴露在外面的手收回去的颉利却是道,“你有办法帮助我们突厥人的牛羊过冬不被冻死?”

  “不仅是牛羊,人也不会冻死,看到我洺州军身上穿的衣服了么?今后,我们也将会制作这样更加保暖的衣服给你们穿。”于秋继续笑道。

  “那你别做什么狗屁的洺州都督了,做我的俟利发吧!我可以给你十个洺州的地盘。”颉利很是直接的道。

  闻言,于秋眉头一挑,却是将目光看向李世民,表情很是得意。

  “突厥人的草场,你乐意待吗?”李世民酸酸的道。

  “哼,你就是李渊的第二子吧!他当年起事的时候,跟我许诺过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于秋,做我的俟利发可不丢人,我直接给你中原的土地,让你跟李渊平起平坐,哈哈哈哈哈~!”颉利放肆的大笑道。

  几年前的时候,中原一半起事的军阀都要向颉利称臣,李渊也不例外,当时颉利给李渊的官职,就是俟利发,意思是地区决策者的意思,为了稳定颉利,不让他抄自己的后路,李渊只能点头答应了。

  而李渊起事成功,登基为帝之后,则是将此事引以为耻,不许任何人提及,这同样是李氏子弟心里的一个疤。

  听到颉利张狂的笑声,李世民将拳头握的咯咯作响,连他身边的尉迟恭和程咬金,把摸向了得胜钩上的马朔,随时准备出手灭了此獠。

  “好了,开玩笑的话咱么就不多说了,我本人是不喜欢做任何人的臣子的,所以,今天才出现我代表洺州跟你们突厥人会盟的局面。你们突厥人不怕冷,可以在这野地里说事,我们汉人可是怕冷的很,先到善阳城中咱们再聊吧!”于秋看到气氛不对,岔开话题道。

  让李世民跟颉利保持恶劣的关系,可是他乐见的,指望两个想要生撕了对方的人心平气和的做生意,那是不可能的,这样,于秋就能独占与突厥人之间的贸易了。

  虽然颉利心里其实恨于秋恨的牙痒痒,但还是抱着几分拉拢他的心态,听他这么说,扬鞭朝善阳城的方向指了指道,“我们突厥人也不是不知道礼节的,就是我那侄儿,托大的很,竟然躲在城内烤火,不出来迎接客人,我已经让执失思力在城中准备好了酒宴和饮马的地方,你们且随我来。”

  他这句话,于秋自然是半句都不信的,突利虽然只与于秋往来贸易了半年多,但由于一直处于弱势状态,对外部能够帮助自己壮大的势力,他很是看重的。

  此时,善阳城中,不仅有执失思力布置的酒宴,突利也吩咐了属下杀牛宰羊,亲自布置着酒宴,他们两人,可都把自己当成了东道主,准备招呼于秋这个贵客。